Media Statements

Belanjawan Marhaen 2018 Negeri Pulau Pinang

Belanjawan Marhaen 2018 Negeri Pulau Pinang Selain dasar-dasar kebajikan sedia ada Kerajaan Negeri Pulau Pinang, Ketua Menteri Pulau Pinang juga telah mengumumkan beberapa dasar baru. Antara 10 Dasar Baru Belanjawan Marhaen 2018 Negeri Pulau Pinang ialah: 1) Kad Pintar “I Love Penang” untuk mencapai pelbagai kemudahan dan faedah sosial di negeri Pulau Pinang. 2) RM300 …

Belanjawan Marhaen 2018 Negeri Pulau Pinang Read More »

盗贼预算案对垒升斗市民预算案

盗贼预算案对垒升斗市民预算案 盗贼预算案: 提供公共健康药物的1千9百万拨款被取消。 升斗市民预算案: 提供我爱槟城卡(爱槟卡),让人民用于支付门诊和药物费用。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 取消乳房X光造影检查与HPV疫苗计划。 升斗市民预算案: 为槟州女性提供免费乳房X光造影检查。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 1500令吉公务员奖励(先给1千,明年开斋节再给500)。 升斗市民预算案: 2000令吉公务员奖励(今年派发)。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 当出现危机,没有成立调查委员会,首相不可以被调查。 升斗市民预算案: 当出现危机,马上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以调查所有单位,包括首长。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 每年赤字亏损。 升斗市民预算案: 每年都有盈余。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 向人民征收消费税。 升斗市民预算案: 吸纳消费税,并豁免廉价屋门牌税及小贩执照费。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 83.6%为管理预算,只有16.4%是发展预算。 升斗市民预算案: 48.8%为管理预算,51.2%是发展预算。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 国债由55%国民总收入降至50% (负债率最高为55%)。 升斗市民预算案: 减债高达90%。 我❤槟城   盗贼预算案:首相讥讽反对党领袖及在野党玩泥沙。 升斗市民预算案: 首长感谢所有议员包括在野党议员的付出,并祝福在来临的全国大选顺利。 我❤槟城

2018 Penang Budget Speech By Penang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 At The Penang State Assembly On 2 November 2017.

Belanjawan Marhaen: A Budget For The Many Preamble “A budget for the many” is our value statement which reflects the core values of the Pakatan Harapan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It is the ordinary people, the men and women on the streets, working families that we must take care of. We must futureproof our people’s lives …

2018 Penang Budget Speech By Penang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 At The Penang State Assembly On 2 November 2017. Read More »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日在槟州立法议会上发布2018年槟州财政预算案:

升斗市民的预算案 前言 “升斗市民的预算案”是这次财政预算案的主打,这恰恰反映出槟州希望联盟政府“为大多数人”的核心价值。所谓的“大多数人”,指的就是普罗百姓、街上的男人女人、双薪家庭等等,这些都是我们所必须照顾的群体。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人民的未来,不会在工业0的新数码经济中远远落后。   我们的经济表现记录 过去10年以来,槟州的经济茁壮成长,欣欣向荣。而在2008年3月我们执政以前,槟州其实面临了许多不确定性,前景一片黯淡。那阵子适逢全球金融危机,作为全球制造业枢纽的槟州,其比较成本优势每况愈下,不断被新崛起的经济体以及中国超越。结果,一间间的工厂从槟城撤出,开始转移到中国、越南或印尼等地。服务业和旅游业亦不好过,纷纷掉入谷底,士气低落垂头丧气。 内部看来,这个州的行政团队宛如一台老旧的柴油机,惴惴不安地沉吟,然后缓缓吐出黑烟,吵杂不已。凡此种种已经显示出这台机器即落伍又肮脏。职是之故,槟州人民决定将整个团队以及司机换掉,在2008年的选举时,引进了另一批人上台。这些替代者虽然欠缺经验,但充满活力与创意,且承诺让槟州东山再起。确实,我们并没有治理的经验,但同时我们也没有贪污腐败的经验。 新政府致力将槟城打造成为一个企业与福利州,用以振兴经济。作为一个企业州,很大程度仰赖于经济和社会单位中的主要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合作,以及公共部门私营部门和人民的3P伙伴关系。而槟州秉持能干、公信及透明的原则,最终成功振兴了经济。 时间快转至 10年后的今天,成绩说明了一切。槟城的经济谷底反弹恢复昔日荣光,特别是占据槟城95%国民生产总值并驾齐驱的制造业与服务业经济双头马车。我们槟城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已经超越全国经济增长率,预料槟城今年经济增长将达到6%,高于全国经济增长预测的2%。除了州内制造业与旅游业获得强劲的增长,甚至是州内农业也获得了中等的增长,从2007年的1.6%增长至2016年的2.0%,特别是槟城的海上养鱼业,10年前从无到有,如今已经是全国最大海上养鱼场州属,2015年总产量达到5万8682吨,总产值共11亿1400万令吉。 职是之故,槟城州内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从2010年的3万3597令吉增加至2016年的4万7322令吉。增长了30%。槟城的人均生产总值是全国第二高,仅次于吉隆坡。槟城2016年的失业率也仅有1%,是全国第二低。同时槟城的贫富差距也持续在缩小,基尼指数从2009年的0.419减少进步至2016年的0.356,贫富差距缩小了15%。 从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槟城共吸引了138亿令吉外资,是全国第二高,仅次于柔佛。而且制造业的复苏,让槟城又再成为全国投资冠军州属。当2017年上半年全马投资额掉了2%,从2016年的884亿令吉掉至2017年的654亿令吉之际,槟城却逆势而上,从2016年全年的26亿7000万令吉猛增至2017年上半年的77亿令吉,投资额逆猛增长了188%。 旅游业也呈百花齐放欣欣向荣之势,州内酒店住宿率持续高企,新酒店开完一家又一家。自2017年9月1日向国际游客每人征收10令吉旅游税以来,槟城是全国贡献最多的州属,一个月内共征得了24万1460令吉,还高于首都吉隆坡。这显示槟城的国际游客比吉隆坡还多。 槟城国际机场的客流量在2016年达至670万人,提早4年超越了原定2020年才应达致的650万人客流量饱和。今年的客流量预计会达到710万人。随着世界顶级航空公司卡达尔航空将于2018年2月6日从多哈直飞槟城,首相终于在他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演讲中宣布提升槟城国际机场。我们对首相的宣布表示感激。 每一个人都爱槟城 -我们爱我们的食物,我们爱这个具有活文化遗产的街道,我们爱这个充满着机会和自由的城市。在2008年,乔治市获得联合国科教文组织颁布为世界文化遗产城。同时,这里除了拥有世界级的会议设施举办展览及大会外,也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医药旅游市场。槟榔医院集团宣布投资20亿令吉兴建一所备有1000张床位的私人医院。 2008年当我们接过槟州政权时,槟城从一个全马最肮脏的城市,特别是乔治市,成功转型成为现在全马最干净的城市。我们不仅拥有外观上的干净,我们廉洁的政府也得到国际透明组织和总稽查司报告的表扬。 我们向槟州人民承诺,我们是一个能力、问责与透明度的政府,我们将会坚守这份承诺。政府工程,无论大或小,都是通过竞争性的公开招标决定。所有行政人员公开公布他们的财产。政治和生意必须分开,领导人的家庭成员不允许与政府有生意来往。 我们过去10年的成功故事,得以从2008年至今的财政盈余说明一切,2008至2015年,8年来累积盈余5亿7800万,还高于1957至2007年,50年来累积的3亿7300万令吉。储备金从10亿令吉增加至18亿令吉,州内债务更史无前例的减少了90%之巨。 明显地,州政府过去9年相较之前的50年做得更多。 这就是为什么在槟城的希盟州政府仍然强盛及获得人民的信赖。我们也为了求取平衡发展,在2008年至今已经耗资了31亿令吉在基础建设,23亿令吉或当中的77%使用在威省,确保各区发展不落后。我们有成长,有工作还不够,我们还要有济贫,形成有成长、有工作、有济贫的“三有”政策。透过经济发展带动,我们将焦点转移到社会政治范畴,把槟城打造成一个福利州。   “我爱槟城卡”(简称“爱槟卡”) 槟城算是马来西亚最宜居的城市。我们的愿景是打造一个能让各阶层人士在此国际大都会享受艺术和文化自由及多元的宜居城市,强化我们清洁、绿化、安全及健康的社区,改善我们与未来数码经济的连接性。 首先,我们将会为槟城人民推出一个全新的智能卡,称为“我爱槟城卡” (简称“爱槟卡”),并能够凭此智能卡,获得州政府所提供的各项社会福利及设施。所有政府相关的福利计划(包括所有在 I-Sejahtera下的计划)之管理及分配,将会与“我爱槟城卡”整合及精简化。这将让槟城人民的生活更加的方便。以后的日子,我们只需拿着这一张卡– 未来可能演变成置在手机应用程序内的虚拟卡来领款、获取福利及享用各设施。 这张“我爱槟城卡”对普罗大众将会非常有用,与此同时这将成为政府使用大数据作为往后循证决策及公共服务传递的强大工具。我们将会采纳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得赛勒(Richard Thaler)的“行为经济学”原则,借助爱槟卡推动公众能更好地交付出亮丽的表现。 槟州政府的智囊团也即是槟城研究院,将会受赋予重任,以实践是项“我爱槟城卡” (简称“爱槟卡”)任务。因此,州政府给予槟城研院的预算,也增加至450万令吉。    持爱槟卡交通尖峰时段搭免费巴士 另一项能透过“我爱槟城卡”推动的计划就是鼓励搭巴士,为了减少交通阻塞,提供奖掖以增加公共巴士的使用率。在2018年,州政府将会预备一笔1500万令吉的款项,作为鼓励更多槟城人使用公共巴士的奖励,即在早上及傍晚两个交通尖峰时段,为所有的巴士路线提供免费服务。我们也将会与槟城快捷通(Rapid Penang)合作以扩大他们的服务网,更改一些路线以让巴士路途更加快速、更频密及更可靠,进而增加在路上行驶的巴士数量。 我们要与槟城快捷通打造一个双赢的关系。是项扩充的免费巴士计划,将大大地增加槟城快捷通的乘客量、盈利及为槟城快捷通创造更多商机。与此同时,槟城快捷通需协助槟城引入更多新的巴士,提升其服务的可靠性。槟城快捷通有望承诺引进多200辆新巴士。 上述的构想,只有在我们采纳了一个无现金制的智能卡系统后方能落实。此系统将能够允许使用者及巴士业者以电子方式监控巴士的行驶情况及使用率。 州政府及槟岛市政厅从2008年起,已经耗资2100万令吉在乔治市区内提供免费巴士(free CAT buses),并补贴每天越桥往返威省及槟岛西南区工业区两地的巴士服务。槟岛市政厅将会从2018年起,将环市免费巴士服务,从现有的3辆增加到5辆,成本将从每年66万6000令吉增加至110万令吉。 槟州政府也将会设立一个由槟州交通委员会主席曹观友所领导的“槟城交通”– 一个囊括交通策划员、建模者及专家的全新策划单位。   公共空间与社区建筑   槟城的城市绿地和公园一直是我们非常自豪的重要财富。这个政府致力于维护城市绿化,并提升我们的公园。公园和公共空间如人行道、广场、路旁的长椅甚至后巷都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在这里,我们与人相遇;这里也是我们跟邻居、熟人交谈或打交道的地方;年轻夫妇将他们蹒跚学步的孩子带来这里玩,同时,我们的父母及其他长辈们也会在这里做早晨锻炼。这,就是社区被型塑定义的地方。 2017年5月,我们通过了一项法案,即体育馆及空地机构法案,为槟城体育馆和公共场所的整体规划和专业管理铺平道路。下一步,我们将在槟城研究院的主持下,落实一个综合性的槟城公园计划,以改善我们的公园,并最终将我们所有的公园连接在一起,打造绿色走廊。 葛尼水岸是槟岛一项新的计划,大片土地将成为一座崭新的公园,公开让民众免费使用。填土而来的葛尼水岸占地60亩,建成后将是世界级海滨休闲区。   一个有活力及健康的槟城: 4500万令吉将槟城打造成一个脚车州 我在2016年曾宣布,槟城的愿景是要成为一个脚车州。我们与私人界合作,在“槟城脚车道规划蓝图”下,建立一个脚车走廊。这项雄心勃勃、全长3公里的“沿海脚车道”,将衔接东北县丹绒道光的海峡广场,至西南县的第二大桥,总耗资4500万令吉,当中包括了一个“螺旋式脚车与行人桥”(spiral bridges)。目前,21.2公里的脚车道已经完成建造,剩余的部分将于2020年竣工。 推广骑脚车运动不只是对打造一个健康的槟城有利,它也将让州内的小型企业业者,如脚车店及咖啡馆业者带来来商机,州内如雨后春芛般冒起的咖啡馆及脚车店就是一个实例。 …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1月2日在槟州立法议会上发布2018年槟州财政预算案: Read More »

UCAPAN BELANJAWAN PULAU PINANG 2018 OLEH KETUA MENTERI PULAU PINANG LIM GUAN ENG DI DEWAN UNDANGAN NEGERI PULAU PINANG PADA 2 NOVEMBER 2017

BELANJAWAN MARHAEN   Mukadimah “Belanjawan Marhaen” adalah kenyataan dasar yang mencerminkan nilai-nilai teras Kerajaan Negeri Pakatan Harapan Pulau Pinang. Kita perlu menjaga kebajikan rakyat marhaen, iaitu orang kebanyakan dan keluarga-keluarga bekerja. Kita harus memastikan kehidupan rakyat kita menjadi “kalis masa depan” (futureproof) agar tiada sesiapa yang ketinggalan dalam ekonomi digital Revolusi Industri Ke-4.   Rekod …

UCAPAN BELANJAWAN PULAU PINANG 2018 OLEH KETUA MENTERI PULAU PINANG LIM GUAN ENG DI DEWAN UNDANGAN NEGERI PULAU PINANG PADA 2 NOVEMBER 2017 Read More »

Bajet Mama Najib versus Belanjawan Marhaen LGE

Bajet Mama Najib versus Belanjawan Marhaen LGE Bajet Mama: RM19 juta untuk farmasi dan bekalan ubat-ubat kesihatan awam DIPOTONG. Belanjawan Marhaen: Kad I Love Penang untuk mendapatkan khidmat doktor swasta PERCUMA! I❤Penang   Bajet Mama: Program mammogram dan vaksinisasi HPV DIMANSUHKAN. Belanjawan Marhaen: Program mammogram PERCUMA kepada wanita Pulau Pinang. I❤Penang   Bajet Mama: RM1500 …

Bajet Mama Najib versus Belanjawan Marhaen LGE Read More »

邓章耀发表“张盛闻喝奶论” 王宇航质疑民政再借刀杀马华

槟州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宣传秘书王宇航于2017年11月1日(星期三)在槟城乔治市发表的声明:   邓章耀发表“张盛闻喝奶论” 王宇航质疑民政再借刀杀马华 槟州社青团宣传秘书王宇航质疑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发表诉林冠英不应该只向刚出道的马华副部长张盛闻要求在槟州增建华校之举,实属指桑骂槐,借刀杀人。 邓章耀提及张盛闻不过是刚出道政治,更以他自身出道时的张盛闻“还在喝奶”来揶揄马华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上议员。邓章耀的言辞,让人不禁联想到马华的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上议员是一个乳臭未干,还未断奶的黄毛小子,根本不需要林冠英和他浪费时间理论华教课题。邓章耀这般言论,让人觉得身为槟州国阵主席的他,高高在上却容不下马华以及年纪较轻的张盛闻。 王宇航认为,林冠英作为槟州首席部长,不惜为了槟州华教发展事务而在国会走廊向教育部副部长要求在槟城增建华校一事,是值得赞扬的。一个真正关心人民利益的人民代议士,是无时无刻,不分地点,甚至不会介意对方的身份是否低微或刚出道,也要向对方据理力争,为民请命的。邓章耀不应该将此事形容为以华制华,甚至发表一些有失国阵州主席身份的“张盛闻喝奶论”。 邓章耀不应该在这件事上指桑骂槐。假借指责林冠英而实则是为了攻击马华和张盛闻,借刀杀人。邓章耀既然认为林冠英应该向巫统要求在槟州增建华校,那么作为槟州国阵主席的邓章耀更可理所当然地在槟州华教发展的课题上向巫统和联邦政府提出要求。 教育向来是联邦政府的事务,因此国阵作为联邦政府,而邓章耀作为国阵槟州主席自然是责无旁贷。邓章耀应该与林冠英合作,一齐向国阵联邦政府和教育部要求在槟州增建华校,为槟州的华裔争取惠民福利,这才是槟州人民所想要看到的。一个真正为人民付出的政党或政治人物,不应该只限于用口水指责政敌,或是借刀杀人;真正的政治家应该不分彼此,利用本身所赋予的职位和平台为民发声谋福利。   王宇航

要求前檳島市議員林馬惠停止消費丹絨武雅可負擔房屋工地土崩事件,並為本身所做出的不實言論,向檳州政府道歉。

檳州民主行動黨州委兼檳島市議員吳俊漒於2017年11月1日(星期三)在檳城喬治市發表聲明: 要求前檳島市議員林馬惠停止消費丹絨武雅可負擔房屋工地土崩事件,並為本身所做出的不實言論,向檳州政府道歉。 丹絨武雅可負擔房屋工地土崩是一項令人傷心的消息,然而林馬惠以及檳城論壇眾成員,並沒有在這起悲劇上提供賑災協助,反之第一時間跳出來,借此事來博宣傳。 災難現場所見,有關發展計劃並沒有直接建在山坡上。而光明日報針對此事採訪馬來西亞工程師學會全國總會長陳燕振後,對方也指這項工程只是建在依傍山坡的平地,屬於一般類型的發展工程。 然而林馬惠卻將這項擺在眼前的事實視而不見,不斷地誤導群眾,指這是一項山坡發展,並藉機對檳州政府進行不實的污衊。 而我也要求林馬惠對言論中出現兩個自相矛盾的言論,做出解釋。林馬惠說環境局反對在當地的平地建屋,但另一方面卻不反對採石場在山坡操作。 第二項謬論,就是既然說採石場附近不能建屋,那為何又可以設立拉曼學院?是否學生的命就不是命,又或者林馬惠只敢抨擊檳州政府的計劃,但默許國陣的計劃? 事實上,相比其他州屬,檳州及雪州政府自改朝換代後,致力保護山林,落實綠意政策。 吉隆坡的山坡開發條例,禁止所有山坡斜度35度以上的发展计划,而雪州及檳州政府更嚴格,禁止斜度25度以上的計劃。 根据大马半岛森林局的数据,从2006年至2015年之间,槟州没有任何一寸森林保留地被开发。 不像全马其它各州,数以千计或甚至万计公倾森林保留地被开发。以彭亨、吉兰丹及霹雳等州作为例子,其中彭亨从2006年至2015年,被开发的森林保留地多达16万1379公倾,高居各州榜首。 吉兰丹排名第二,开发的森林保留地为15万7919公倾,霹雳第三,开发的森林保留地为7万4032公倾。 吳俊漒

联邦政府应奖掖槟州并拨回最多旅游税来推广旅游业

民主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于2017年10月31日(星期二)在槟城乔治市发表的声明: 联邦政府应奖掖槟州并拨回最多旅游税来推广旅游业 鉴于槟城州在今年9月1日所开始征收的旅游税,在全国各州当中属于缴税最高的州属,旅游及文化部应考虑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中,拨出最多款额予槟州推广旅游业。 皇家关税局在今年9月所鸠收的61万零280令吉的旅游税,槟州贡献24万1千460令吉高居全国榜首。因此,旅游及文化部绝对不能忽视槟州旅游业的潜能,反而应给予更多的关注。 槟城共有292家业者向皇家关税局注册征收旅游税。虽然业者人数不比吉隆坡718家来得多,但是却能贡献全国最多的旅游税,显示槟城每家酒店的平均住客率比其他州属来得高。 在这种情况下,联邦政府不应该忽略槟城州,反而要给予最多的拨款让槟州旅游及文化部,包括跟槟州政府共同来推动有助于吸引更多游客到槟州观光的活动及节目。 众所周知,除了在槟州推动吸引游客到来的活动及节目之外,联邦政府今后到国外参加旅游展及促销活动时,绝对不能忽略槟城州,或把槟城当作可有可无的旅游产品。 根据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之前透露,其部门计划从每间房每晚10令吉的旅游税,抽出1令吉作为各州推广旅游业的费用。 若以这个方程式计算,当局只会从槟州缴付的24万1千460令吉的旅游税,抽出2万1千460令吉来推广槟州旅游业,这是非常不足够的。 联邦政府应该考虑给予那些缴税最多的州属,享有更多的拨款来推动本身的旅游业。此举必能有效促进各州属之间的良性竞争,进而把我国的旅游业发展推向另一个高峰。 毕竟,民众期望通过游客所缴付的旅游税,让我国的旅游业发展能够更蓬勃,而不是通过这个新税收来填补联邦政府的财政纰漏,或将之转作其他跟旅游无关的开销或用途。 黄伟益

MCA’s Ti Lian Ker should remove his foot out of his mouth when making allegations against the DAP when it was Datuk Seri Najib Razak, then acting UMNO Youth Chief and now Barisan Nasional Chairman rallied the rowdy, racist crowd in 1987 at the TPCA Stadium 10 days before Operasi Lalang.

Media statement by DAP Member of Parliament and Publicity Secretary for Wanita DAP Kasthuri Patto on Tuesday 31 October 2017 in Parliament Malaysia, Kuala Lumpur. MCA’s Ti Lian Ker should remove his foot out of his mouth when making allegations against the DAP when it was Datuk Seri Najib Razak, then acting UMNO Youth Chief …

MCA’s Ti Lian Ker should remove his foot out of his mouth when making allegations against the DAP when it was Datuk Seri Najib Razak, then acting UMNO Youth Chief and now Barisan Nasional Chairman rallied the rowdy, racist crowd in 1987 at the TPCA Stadium 10 days before Operasi Lalang. Read More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