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社青团洪明泉吁民政党别再实施一些龌龊政治桥段,恳请多花时间培养有素质领袖

民主行动党社会主义青年团槟州财政兼丹绒区团团长洪明泉于2019年12月18日(星期三)发表文告:

日前民青团槟州团长张引弘于中国报刊登一篇有关批评希盟在处理“爪夷文”一事的文章,文章内容犹如活在自己的世界且选择性“失忆”,他应该忘记了该党前任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本贵为前朝内阁部长即种植及原产业部部长兼安顺国会议员,当时身为国家决策者之一的他不可能不知道爪夷文的“暗渡陈仓”的手法。

为此,我再次呼吁民政党别再实施一些龌龊的政治桥段,并且恳请民政多花时间培养有素质的领袖,而不是只会打嘴炮的政客,因为人民已经厌倦政治谎言!我也呼吁民政党与其只能学民粹政客挑起一些无助于国家发展的敏感事情,那倒不如学习提议更有助于国家建设的良好计划,这或许还可以赢得尊重。

与此同时,我认为马华、民政均半斤八两,只敢在同一课题上周旋,这足以证明了该两党已没有任何可以谈论的议题,且企图逃避话题以掩盖掌权时无法有效处理华校拨款的事实,从而开始转移人民的视线,把一切罪名怪罪于希盟,他们忘了,一切有关国家已固定好的内阁政策是无法一时间由单方面擅自取消,它必须再次通过内阁会议上通过才可以进行改革,况且当初无积极阻止的该两党现在却开始指责希盟政府的不是,这岂不是是种欲推卸责任的恶劣思维?

希盟政府在处理华校拨款是有别于前朝政府拖泥带水的方式!与前朝政府执政时比较,当时的非国阵执政州属还需要看教育部的脸色才能在民众或学校董事部千呼万唤下得到拨款呢。

希盟上台执政后开始实行当机立断的行为,还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提倡制度化拨款,拨款数额涵盖了全国华文源流学校,同时也于【2020年预算案】中提及将提升该款项即国民型华小5000万令吉、国民型华中2000万令吉以及独立中学1500万令吉。

希盟政府还完成了史上“第一次全津贴模式”的华小拨款,数额足足高达2000万令吉以应付紧急或须短期内承担的开销。以往全津华小都必须将开销记录呈报教育部,而整个过程也相当漫长,因此在希盟执政前都需要由董事部先应付相关开销,而希盟上任后的做法也间接中减轻了董事的负担;此外,国民型华中也在新马来西亚政府的执政后摆脱了“弃婴”的称号,一并获得拨款。

我觉得民政推卸责任和“选择性遗忘”的功力让人望尘莫及,难不成他们把一马发展公司所欠下高达505亿令吉的债务的事给忘了吗?我在此提醒他们,这笔债务估计需要20年的时间即2039年才能还清!况且马华民政对这起事件还欠人民一个交代!

我再次呼吁马华与民政别再把视线模糊化作为政治成本,除了让人民看笑话,也对国家、州毫无建设。我提醒马华、民政做个真正爱国、爱民的好党,并且在国家课题上给予建设性的提议,为此我也特别建议作为反对党的他们学习英国、美国的政治家,别人家在州会、国会上是包容且以国家利益为主。请马华、民政的政客们学习当个有良心的政治家而不是只会在某些固定课题环绕、兜圈。

洪明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