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同志: 拒绝反对党的种族主义及宗教极端主义; 专注为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政策及福利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9年11月3日在柔佛行动党大会的讲词

民主行动党欢迎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保证全国总警长丹斯里阿都哈密将会慎重调查数名遭指控参与淡米尔之虎而被2012年国安法扣留的人士之控诉。他们控诉警方在扣留期间严刑逼供屈打成招。

行动党希望警方可以对美国政府2018年恐怖分子报告关于大马仍旧持续成为IS伊斯兰国、阿布沙耶夫、阿尔盖达及伊斯兰祈祷团恐怖组织的“来源与交通枢纽”角色作出解释。虽然该报告也同时也知晓马来西亚仍致力透过司法检控、边境巡逻及社交媒体监督上打击恐怖主义。报告也指出去年有4件与恐怖主义相关的事件被列出,但并没有大马本土遭IS恐怖攻击的事件发生。

最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的恐怖主义报告,根本没有提及任何淡米尔之虎的恐怖主义活动。唯有等到最近我国警方向遭指控参与淡米尔之虎的人士采取行动,这才引起公众的主义。离谱的是,淡米尔之虎已经解散,根本已经不存在淡米尔之虎,相比较IS、阿布沙耶夫、阿尔盖达及伊斯兰祈祷团却是实实在在活跃运作的恐怖组织。

行动党重申政府的立场就是允许漫画遭内政部禁止事件提出上诉并向法庭针对内政部的决定申请司法复核。丹斯里慕尤丁已经强调无论是恐怖主义或共产主义的阴谋论指控皆是反对党散播的谎言,而且与行动党无关。

很不幸的,在这次丹绒比艾补选反对党将会制造很多谎言与污蔑。最新的谎言是由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散播,指控我威胁若没有投选希盟就不支付政府公务员的薪水。我不曾作出如斯言论,可见反对党将无所不用其极的利用谎言及污蔑来赢得这次补选。

相反的,我呼吁选民要拒绝反对党操弄的种族主义及极端宗教主义政治,专注在选择哪一个政党可以更好的完成服务、拥有更好的政策、为人民带来更好的福祉。我指出过,希盟在打击贪污及管理经济的能力上更优于反对党。

国阵是全球恶名昭彰“盗贼统治”1MDB丑闻的罪恶根源,如今追随国阵的伊斯兰党不只支持国阵,而且还没能力管好其执政州的经济,导致必须在2018年及2019年向联邦政府求救,要求金援1亿9150万令吉支付他公务员的薪水。

污蔑我威胁不投希盟就不支付公务员薪水并不是唯一的谎言,还有较早前有报导指控敦马哈迪是行动党及我的傀儡,而最近则又反过来有报章报导指控行动党及我是首相的傀儡。这项错误报导指称有9个重要的机构及部门从财政部转移到首相署,这完全不对。

可惜的是,新闻报道中并没有透露,还有一些机构也刚转移到财政部,例如负责监督所有私人医院的马来西亚医疗保健旅游理事会(MHTC)和经济发展走廊。当中唯一的主要区别是将国库控股转移至首相署,但国库控股一向由首相负责,在国阵执政的时候已是如此。

按希望联盟先前之决定,首相不能兼任财政部长,两者必须分开以防止滥权并确保制衡,敦马也已经同意,所以我才被任命为财政部长。不过,敦马想接任国库控股,并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有关角色是他在1982年首次担任首相时就确立的。 我们不要陷入国阵控制的媒体所布下的陷阱,他们做出错误论述,指诚信党和民主行动党是傀儡。要是我们真的是傀儡,也只是由人民所操控的傀儡。

让我们团结起来,攻破反对党的谎言以及他们的种族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尤其是希望联盟秘书长拿督斯里赛夫丁所提及的“暗势力”所带来的危险。 随着马华在丹绒比艾补选中与巫统和伊党公开合作之后,马华迄今仍未回答他们为什么和巫统和伊党站在同一阵线,巫统伊党之前声明已是意图剿灭联邦宪法规定的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的基本权利。

更糟的是,若马华在丹绒比艾补选中获胜,将可能把我们带到伊党及巫统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之境,在那里:-

  • 非马来人或非穆斯林不能在内阁中担任部长职务;
  • 应当关闭母语教学学校;
  • 非穆斯林,特别是基督徒,不能聚会祈祷;
  • 抵制非穆斯林的商品与生意;以及
  • 将反对他们的非穆斯林和非马来人标签为猪、恐怖分子和共产主义者。

让我们以马来西亚人之名团结在一起,拒绝种族主义、宗教极端主义、谎言和虚假言论,它们企图毒害和破坏民族团结和共享繁荣。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