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test Posts

东姑阿德南东姑曼苏应该撤回言论,并向马来西亚基督教社群道歉,他错误举例说基督教会是通过布道散播假消息的场所。

巫统部长东姑阿德南东姑曼苏应该撤回言论,并向马来西亚的基督教社群道歉,他错误举例说基督教会是通过传道散播假消息的场所。姑南后来澄清说,他只是引述基督教堂做例子,因为他其实是指所有的宗教膜拜场所,包括回教堂、祈祷堂及庙宇等 。 在宗教和谐及各信仰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就算他只是举例,但是仅以基督教堂为例子也是不对的。这只会让人们对基督教堂产生错误的印象,特别是当所有的宗教膜拜场所都致力于传播各自宗教教义,而不是假消息。   马来西亚基督教协进会对姑南的言论表示震惊,这似乎质疑基督教堂的精神诚信。马来西亚基督教协进会视之为对基督教堂的侮辱,姑南不应该暗指他们在布道的时候散布谎言,因为这是严重的社会问题。   没有任何宗教应该被孤立出来成为单一的例子,这样做只会让人产生对基督教的不信任及敌意,特别是之前已经盛传关于基督教堂为穆斯林改教那种毫无根据假消息。这也是为什么姑南必须撤回言论,并且对他仅仅以基督教堂为例子的做法道歉,才能展现他尊重宗教自由。   马来西亚人应该欢庆多元化,也欢庆马来西亚各宗教社群在协助促进公义、和平及和谐的国家所做的贡献。   林冠英  

Tengku Adnan Tengku Mansor Should Fully Withdraw And Apologise To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In Malaysia For His Wrong Example That Churches Are A Centre Of Fake News To Spread Untruths In Their Sermons.

UMNO Minister Tengku Adnan Tengku Mansor should fully withdraw and apologise to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in Malaysia for his wrong example that churches are a centre of fake news to spread untruths in their sermons. [...]

魏家祥穷途末路,尽管他必须撒谎,以莫须有的贪污指控破坏槟城的道路及海底隧道计划,也没有办法漂白一马机构520亿令吉丑闻,这项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成为举世闻名的“盗贼统治”国家。

马华部长魏家祥穷途末路,尽管他必须撒谎,以莫须有的贪污指控来破坏槟城的道路及海底隧道计划,也没有办法为一马机构520亿令吉丑闻漂白,这项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成为举世闻名的“盗贼统治”国家。三条道路及海底隧道是马来西亚选举历史上第一次在2013年大选前夕公布,让人民来决定他们是否支持这项减缓交通阻塞的计划,他们可以通过投票选择是否支持上述计划,或者把当时的民联政府踢出局。   民联政府的压倒性胜利让马华、民政及国大党失去所有议席,这明显地说明,人民支持上述大胆的工程,以缓解槟城的交通阻塞问题。魏家祥和国阵现在针对上述对他们如同灾难的投票结果进行报复,为了破坏上述工程而扭曲言论、撒谎。   魏家祥的虚假言论包括: 他声称获得工程合约的Zenith 不正当地取得合约,事实上,他们在公开招标中赢得合约。 他声称一家服装公司竟然要筑路道隧道,事实上,主要承包商是中国铁建公司,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 他声称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CRCC)的角色毫不相关的,因为它不是主要的股东,事实上,中国铁建与Zenith一起,与州政府签约关系,成为这项工程的主要承包商。 他声称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CRCC)确保工程完工的承诺确认书是不合法的,因为中国铁建的承诺并没有盖上印花,事实上,上述合约已经盖上印花,而中国铁建的承诺合约的一部分。   魏家祥继续撒谎,他现在声称槟城政府将这个价值63亿令吉的道路及海底隧道合约颁发给成立只有82天的特别用途公司(SPV),这家公司也没有州政府所说的45亿令吉缴足资本。 魏家祥还说,槟州政府错误陈述槟城海底隧道公司的股东,因为中国铁建和北京城建从来不是股东。这是不对的,因为北京城建原本是股东,但是他们后来被允许退出。   在大型工程项目方面,投资者可以由多家公司组成一个特别用途公司,这不只布城允许,全世界各地也允许。Zenith Consortium 是一家特别为了这项工程,由本地和外国公司联合成立的土著公司,缴足资本达3亿8100万令吉,符合这项工程的资格。   魏家祥说Zenith Consortium 并没有达到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需求,这是错误的,他完全忽略了Zenith Consortium 是通过公开招标获得合约的。当公开招标委员会是由州秘书负责领导由其它公务员组成,何来槟州领袖从中获得数千万令吉的回扣?这项贪污调查很明显地是国阵要以莫须有罪名进行政治迫害,以破坏槟州政府的名誉,来应付来届大选。 魏家祥也说,Zenith Consortium在2013年被颁予合约时,正面临财务问题。对此,我们无法代表有关公司回应,由州秘书领导的槟州公开招标委员会在当时做了正确的决定,因为事隔五年后的今天,这家被指曾经陷入财务困境的公司还在继续操作,没有破产。   魏家祥还说错一件事,就是中国铁建所签署的文件纯粹只是一封承诺意向书。魏家祥说,承诺意向书只是一种支持文件或纯粹供参考的文件,事实上,它明明就是合约的一部分或主要协议。魏家祥还进一步说谎,不愿意承认中国铁建也在主要合约中,与州政府和Zenith Consortium签约,成为这项公司的承包商。换句话说,中国铁建签了两次。   中国铁建的承包商角色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盖上印花后的法律效应涵盖中国铁建的承诺意向。只有魏家祥才会说必须在合约的每一页盖上印花、合约才具法律效应。这也是为什么魏家祥故意不为自己说谎道歉,他一时说合约没有盖上印花、一时又说中国铁建完工的承诺不具法律效应因为文件上面没有盖上印花。   魏家祥如此穷途末路,要把中国铁建排除掉,因为中国铁建是合约的一部分,有关合约是州政府在2013年10月29日与Zenith Consortium签署的。就连中国铁建也曾于2018年1月20日在英文《星报》发表文告,确认中国铁建是这项工程的主要承包商,魏家祥也引用过这篇文告。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包含州政府、Zenith [...]

Wee Ka Siong’s Desperate Lies To Sabotage The Penang Road And Tunnel Project With False Allegations Of Corruption Will Not Whitewash The RM 52 Billion 1MDB Scandal That Has Made Malaysia World Famous As A Global Kleptocracy.

MCA Minister Wee Ka Siong’s desperate lies to sabotage the Penang road and tunnel project with false allegations of corruption will not whitewash the RM 52 billion 1MDB scandal that has made Malaysia world famous [...]

魏家祥是否敢予承认自己在2017年拨给永平独中仅有7万5000令吉的错误,这数额仅是杯水车薪,并愿意承诺在2018年会给予更多的拨款, 拨出与槟州政府同等的数额。

魏家祥是否敢予承认自己在2017年拨给永平独中仅有7万5000令吉的错误,这数额仅是杯水车薪,并愿意承诺在2018年会给予更多的拨款, 拨出与槟州政府同等的数额。魏家祥应以实际的行动,来兑现他对独中的承诺,而非空口说白话来支持独中。   槟州政府拨款50万令吉给每一所独中,如果身为联邦部长的他无法给出更多的拨款,但至少他也应该向槟州政府看齐,拨出同样数额的拨款给独中。若是如此,这是否意味魏家祥是认同槟州政府比他做得更好,更积极对待独中课题。   7万5000令吉对于一间独中来说,是不足够的。槟州政府在2017年期间拨给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的5所独中一共获得250万令吉。这并不是单一个案,事实上,槟州政府自2009年开始,每年都制度化拨款给独中。   对此,魏家祥可能会解释说他无法说服巫统,因此只能屈服于巫统。但是,这是魏家祥自己的选区,他拥有绝对的权力决定如何运用其选区拨款。为何他却没有办法拨出50万令吉给他选区内唯一一所独中?   永平独中是亚依淡国会区內的唯一一所独中,而魏家祥不仅是永平国会议员,也是华裔部长和马华署理总会长,所给的拨款理应不会输给槟州政府。   作为国阵国会议员的魏家祥每年享有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座拥如此庞大的资源,但却仅仅拨出7万5000令吉于永平独中。魏家祥是有能力每年给予永平独中50万令吉的拨款时,而他却没有怎么做,委实令人不解。   如果说,这笔7万5000令吉拨款就是魏家祥对独中的承诺,那么你要华社如何相信马华是支持华教的。人民充满疑问,为何魏家祥不支持制度化拨款?我们希望魏家祥最终能够拨出50万令吉予永平独中,减轻校方的财力负担。   身为一名拥有600万国会选区拨款的马华部长,更何况这是他自己本身的选区,却只拨给独中区区的7万5000令吉款项。这只有再次证明马华“当家不当权”,不敢利用自己的权力作出改变,无法兑现他们对华文教育所做出的承诺。   相较于槟州政府拨出50万令吉或者5倍给每所独中,马华联邦部长魏家祥仅拨出7万5000令吉的款项而已。一名马华联邦部长的拨款只占槟州政府拨款的15%而已。是否魏家祥还要继续固执,拒绝宣布好消息拨款50万给永平独中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CEKAP, AKAUNTABILITI & TELUS" "BERKHIDMAT UNTUK NEGARA"

Hinduism does not condone cruelty to animals

Many Hindu temples have abandoned the use of bulls to pull chariots during Hindu religious festivals in Malaysia and India. However, there are some temples in the country that continue to use bulls to pull [...]

既然魏家祥已经“转口风”,不再指控63亿令吉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有涉嫌贪污,只是指责为何槟州政府只列明中国铁建是该计划主要承包商而不是股东,那么大马反贪会到底还在调查什么呢?

既然在首相署内的马华部长魏家祥已经“转口风”,不再指控63亿令吉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有涉嫌贪污,只是指责为何槟州政府只列明中国铁建是该计划主要承包商而不是股东,那么大马反贪会到底还在调查什么呢?魏家祥如今只是声称槟州政府并无法清楚说明,为何误导将中国铁建列入股东,以将此计划的缴足资本提高到45亿令吉。   如果魏家祥主要关注的只是上述指责,那么足见国阵媒体引述反贪会消息来源爆料指控州政府领袖在此计划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的新闻都是假新闻。要知道该项计划的发标是经过透明的公开招标程序完成。很明显,槟州政府已经成为国阵与反贪会计划性政治猎杀行动的受害者,目的就是要在第14届大选来临之际破坏州政府的形象。   因此,槟州政府绝不轻易让国阵政府的政治猎巫行动欺凌,也绝不会向恐吓、假新闻及滥权的肮脏手段低头,绝不让他们破坏这项疏散槟城交通的大蓝图计划。这项计划是槟州招标委员会透过公开招标发标出去,因此,槟州无所隐藏,无所畏惧。更需谨记的是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法由槟州州秘书为主席,其委员会成员都是州政府的高级官员。首席部长与行政议员依法是不被允许在槟州招标委员会内。   在回应魏家祥之前,得需要魏家祥先解释为何他谎称州政府所签署的合约因为只签署一页,没有妥善盖印花税,还谎称因为没有盖印花税,所以中国铁建签署要致力完成该项计划的合约不具法律效用。另外,在反贪会调查该项计划之际,魏家祥却将槟州州秘书拖下政治恶斗浑水,是否有欠公平。魏家祥又再假装不知槟州政府的高级官员也是在联邦政府管辖之下。   因此,魏家祥才存心拒绝对他的谎言道歉,他竟然可以公然谎称合约没盖印花税及因为没有盖印花税,所以中国铁建签署要致力完成该项计划的合约不具法律效用。有鉴于此,如今,魏家祥反而急于将中国铁建排除在外,因为中国铁建确实在2013年10月29日州政府与Zenith合资财团签署合约时,列明在主要合约内。中国铁建甚至已经发言证实他们是该计划的主要承包商,而且还被魏家祥自己在《星报》上引用呢!   换句话说,这是“三方协议”的一种形式,州政府与Zenith财团是股东,中国铁建则是主要承包商。而且,为了绑定中国铁建作为该计划的主要承包商,中国铁建还另外在合约内附加承诺要致力成功完成该计划,这可是双重保障。绑定中国铁建作为主要承包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措举,因为不只可以确保在完成该计划时财务无虞,更能确保这项需要极度高超技术与专精专业的大工程成功实现。   为了让公众更轻易了解在签署这项计划时,在法律上全盘是有一家缴足资本45亿令吉的大企业做后盾,并承诺确保该计划成功落实,难道也有错?就好像当我们一直抨击1MDB丑闻的时候采取沈略的说法,除了抨击大马一号官员获捐赠的26亿令吉之外,我们也只专注抨击刘特佐获得了10亿美元,但这说法也不全然精确,因为这笔从1MDB所行骗得来的10亿美元不止刘特佐牟利,其他人士也有分赃,包括首相的继子。 魏家祥肯定还是会巧言令色地纠缠不休指控州政府在该计划上误导公众,但若然魏家祥的用意只是专注在纠缠着州政府为何没有强调“中国铁建不是股东,只是主要承包商”这项课题而已。既然如此,我倒要问在这项计划上“槟州政府的领袖到底是在哪里牵涉贪污了?” 林冠英

What Is Malaysian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MACC) Investigating Now That Wee Ka Siong No Longer Alleges Corruption In The RM 6.3 Billon Tunnel And 3 Highways Project But Claims Instead That The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Did Not Clearly State That 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CRCC) Is Not A Shareholder But The Main Contractor?

What is Malaysian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MACC) investigating now that MCA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Wee Ka Siong no longer alleges corruption in the RM 6.3 billon tunnel and 3 highways project but claims instead [...]

2018 Thaipusam Message By Penang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 In Komtar, George Town, Penang On 30.1.2018.

  Thaipusam in Penang is not only a celebration of faith and freedom of religion but also of diversity in our multi-cultural and multi-religious society. Not only is Thaipusam in Penang the oldest such celebration [...]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月30日在槟城乔治市光大发表的大宝森节献词

大宝森节对于槟城来说不只是一项宗教节庆及宗教自由的象征,它也是槟城多元文化及多元宗教并存的最佳社会写照。这不只是因为槟城是大马最早庆祝大宝森节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长久以来它几乎是槟城各阶层参与的宗教盛典,从市井小民、不同种族背景、甚至包括国际级的外商与投资者多年来皆共襄盛举。   槟城乃是马来西亚大宝森节的滥觞,银銮巡游从古持续至今。同时州政府也支持兴都宗教理事会自去年开始举办别开生面的金銮巡游。   自2010年开始,州政府已经将位于中路上游一所价值5000万令吉的建筑拨予兴都宗教理事会。州政府也将兴都宗教理事会年度拨款从110万令吉增加至今年的150万令吉。   联邦法院昨天裁决,孩子未满18岁之前的宗教必须由父母双方一同决定,而不是任何一方。这无疑将让所有父母感到欣慰。联邦法院的裁决也将令大宝森节的庆典更加有意义,它保障了父母双方的宪赋权利受到尊重,让孩子免于离婚及失败婚姻的创伤。通过确定1957年联邦宪法原本的地位,这项裁决也恢复了我国独立的精髓及实质,就是不分种族、宗教及背景建立全民国家的社会契约。 林冠英

CM Lim Guan Eng’s Q&A Session on Penang Tunnel Controversy

 

Press statement by Syerleena Abdul Rashid – DAP Penang State Assistant Publicity Sectretary / DAP Penang Wanita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City Councillor for MBPP – Georgetown, Penang – 27th January 2018

Ready to build innovative IoT solutions that rethink the FUTURE? WE CAN. Our goal is 1000 times BTC Founded at Harvard University,Atrl is an IoT-based,contactless identification system that empowers retailers to identify and better ser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