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test Posts

槟城兴都基金会年度拨款自2018年开始,从110万令吉增加至150万令吉

槟州政府祝贺全体印度同胞印度丰收节快乐。我们在庆祝这个丰收节之余,我们要记得,唯有每个人都丰衣足食的时候,我们才能赢得未来。   当每个人都拥有同等机会、投资在教育栽培人才、兴建基本设施、没有贪污的施政以杜绝钱财浪费、并推行有利于民的计划。   去年前来槟城的游客和投资额破记录,这证明槟城在制造业及服务业的稳健成长走对了路。前来槟城设立公司和工厂的投资者,多过关闭工厂的数字。酒店的入住率也上升,槟城也是全马其中一个失业率(2%)最低的州属。   槟州政府也增加了槟城兴都基金会的年度拨款,2018年的拨款从以往的110万令吉增加至150万令吉。这将让兴都基金会可以更好地运作,包括管理它位于中路、由槟州政府拨出的建筑物、发出奖学金给淡小的优秀生。   我们可以增加拨款,是由于槟州政府推行能干、公信、透明施政原则才办得到。能干、公信、透明施政原则让州政府自2008年开始每年都有预算盈余。也让槟州的储备金增加100%、债务锐减90%。   让我们期许一个丰盛及富足的2018年。   林冠英

Annual Allocation For Penang Hindu Endowment Board Increased From RM1.1 Millon To RM1.5 Million Beginning 2018.

The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wishes all Indians a 2018 Happy Ponggal Day. As we celebrate this harvest festival, we are reminded that to win the future, we must secure prosperity to all.   Prosperity can [...]

阿都拉曼达兰不应该企图破坏我公正审判的权利,这证明针对我的贪污指控是第14届大选前夕的政治阴谋,他应该解释,为什么在我被提控1年半过后,检察司还在修改对我的控状?

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再一次进行“表演”,他暗指我刻意拖延贪污案件的审讯。这是不正确的。任何被告都有在法庭上自辩的宪赋基本权利,特别这是履行自然公义的基本原则,那就是人人都有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   阿都拉曼是不是忘了?上诉庭的三位法官一致认同我的论点,那就是如果我在开审之前呈交抗辩书,那么我应有的公正审判权利将受到严重破坏。很明显地,这条宪赋条款是合法及重要的,并且获得联邦法院的裁定。   更重要的地,当这种贪污指控是针对一名积极终结全世界在位最久、长达61年的民主政府的反对党领袖兼槟州首长。因此,阿都拉曼达兰不应该企图破坏我公正审判的权利,这证明对我的贪污指控是第14届大选前夕的政治阴谋,他应该解释,为什么在我于2016年7月第一次被提控1年半过后,检察司还在修改对我的控状?   针对检察司提控我1年半过后,决定修改控状,我个人感到非常厌烦。虽然每一个检察司都有权利这么做,但是当他们在提控一名公众人物、也是槟城首长时,他们应该进行彻底的、专业的调查。   如果检察署可以在涉及未成年罪犯的审讯中不修改控状,正常地专业工作,为什么他们针对首长不能采取同样的专业标准?至于这究竟是不是检察司要置我于死地的政治阴谋?我交由公众去决定。我还是会竭尽所能地在法庭上自辩,以证明我的清白。   别忘了,我也被总检察长提告藐视法庭。虽然吉隆坡高庭最近撤销了上述控状,但最近总检察长已经在上诉庭提出上诉。   林冠英

Abdul Rahman Dahlan Should Not Try To Sabotage My Right To A Fair Trial To Prove The Corruption Charges Against Me Is A Political Conspiracy In The Looming 14th General Elections But Focus On Explaining Why The Prosecution Is Amending The Charges Against Me 1 ½ Years After I Was First Charged.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Abdul Rahman Dahlan has again resorted to theatrics by implying that I deliberately attempted to delay my trial for corruption. This is untrue. Any person accused is bestowed the [...]

Penang tunnel project needs more than ‘tunnel vision’

HERE is commonly accepted axiom that if a lie is repeated often enough, there is tendency for it to become the "truth". This is precisely what is happening with opponents of the Penang undersea tunnel project. It is not [...]

针对理应保密的公开招标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调查工作,大马反贪委员会到底能不能对付泄露消息予国阵媒体的所谓“消息来源”?

对于国阵媒体连续报导反贪委员会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的调查内情,反贪会却能“老神在在”的没事儿一样,我感到非常惊讶。 调查本来就理应保密及获得法定保护以免调查工作出现偏驳,因此泄露调查工作的泄露者理应被严惩。但如今国阵媒体《星报》、《每日新闻》及《前锋报》三番四次报道反贪会调查工作及引述反贪会的消息来源,却一直无法对这种种虚假的指控拿出任何证据。 过去,反贪会一遇有人在社交媒体或报章泄露消息就会马上采取行动。如今他们的态度却改变得让人惊讶。为了避免双重标准之嫌,针对理应保密的公开招标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调查工作,大马反贪委员会到底能不能对付泄露消息予国阵媒体的所谓“消息来源”? 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是由槟城州秘书主掌的槟州招标委员会透过公开招标程序发标出去。若然连公开招标的基础建设项目也会被反贪会调查,那为何不曾见到反贪会调查国阵联邦政府种种没有透过公开招标的项目与计划,并且获得像《星报》连续4天封面报道大肆宣传的“特别待遇”? 国阵媒体如今即使作出虚假指控,如《星报》本身无法对“反贪会调查槟州政府预售30亿令吉土地权”的虚假报道提出证据证明其正确,却仍然不会受到反贪会的对付,让人怀疑反贪会的这项调查是否与大选来临有关联。特别是反贪会早在2016年就开始进行调查,并获得槟州政府全力配合取得所有相关文件。 反贪会必须对这些关于调查及揭露细节的虚假报道采取行动,以捍卫调查的公平公正,同时也避免让人有为了污蔑槟州政府领袖而进行政治“猎巫”行动之嫌。反贪会必须是个独立的执法机构,不应受任何政治干预与政治指示,唯此才能公正执法为国家扫除如1MDB及Felda联土局弊案的贪污之害。 林冠英

Can The Malaysian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MACC) Take Action Against “Sources” Leaking Confidential Information Of MACC Investigations To The BN-Media On The Tunnel and 3 Main Highway Project That Was Conducted By Open Competitive Tender?

I am surprised that MACC appears “comfortable” with extensive press reports in the BN mass media, of MACC investigations into the tunnel and 3 main highways project,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confidential, given statutory [...]

Where is the corruption in the tunnel project?

There have been serious allegations by some quarters that the Penang undersea tunnel project was a "fishy" deal involving the pre-selling of land rights worth RM3 billion. Due to this and other allegations in the [...]

Minister of Education Dato’ Mahdzir bin Khalid must challenge Home Minister Dato Zahid Hamidi on the idiotic Immigration Department ruling and to weed out little Napoleons in his ministry who create obstacles for children on their right to education

Media statement by DAP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Batu Kawan and Publicity Secretary for Wanita DAP Kasthuri Patto on Thursday 11 January 2018 in Penang. Minister of Education Dato' Mahdzir bin Khalid must challenge Home [...]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月8日 在民主行动党假雪州梳邦举办的全国领袖干训营上发表声明如下:

进入全国大选倒数100天,行动党这一战只有“拼了或等死”,以协助希望联盟在第14 届大选拯救马来西亚,并阻止我们孩子的未来被盗走。 随着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及旅游、文化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纳兹里说,国会看来将在4月解散,全国第14届大选将在2018年5月17日前举行。目前国阵政府的任期在6月24日届满,这也是国会召开、国会议员宣誓就职的日期,全国大选必须在政府任期届满后60天内举行大选,最迟必须要2018年8月完成大选。 正如拿督斯里纳兹里觉得国会不会在3月5日至4月4日之前召开期间解散,全国大选不太像会在斋戒月间举行。斋戒节估计落在2018年5月16日,意味着全国大选必须在这个日期之前举行。 全国大选也不能在六月开斋节期间举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不太可能会等到国会任期届满2018年6月24日那一天。因为这意味着大选将在2018年8月举行,他将眼着拿督斯里安华出狱、以自由身迎战国阵。 国阵联邦政府已经宣布安华将在2018年6月8日出狱。拿督斯里安华将与希望联盟定下的首相人选敦马哈迪及副首相人选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联手,在大选中助战,这将是拿督斯里纳吉最不想看到的噩梦。 因此,举行大选的最后期限将会是2018年5月16日之前,那就是斋戒月之前。5月13日虽然落在星期日,但因为这个日期直接与1969年513事件流血种族冲突有关,因此不太可能在这一天大选。剩下的可能性只剩4月底或5月初。 行动党指示所有州委,进入备战状态,为全国大选倒数100天做好准备,“拼了或等死”,以协助希望联盟在第14 届大选拯救马来西亚,并阻止我们孩子的未来被盗走。为了入主布城,除了槟城和雪兰莪,希盟必须在霹雳、吉打、柔佛及森美兰州胜出,行动党竞选机器将在100天内全面开打,以确保我们在领导层、团队、候选人名册在组织、宣传或财政机制各方面都准备好、发挥最佳状态。 林冠英

Speech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And MP For Bagan Lim Guan Eng During The DAP National Leadership Retreat In Subang, Selangor On 8.1.2018.

100 Day General Election Countdown To Prepare For DAP’s Do-Or-Die Battle To Help Pakatan Harapan Win The 14th General Elections To Save Malaysia And Prevent The Future Of Our Children From Being Stolen. Following the [...]

槟城是第一个实行公开招标的州政府,还因此获得国际透明组织的表扬。

槟城是第一个实行公开招标的州政府,还因此获得国际透明组织的表扬。不负责任的人士企图无视这项成就,谎称州政府没有公开招标来诋毁州政府的形象。 其中一个公开招标系统是槟城能干、公信、透明的其中一个支柱,这让州政府节省了许多开销。公开招标是其中一个让州政府自2008年开始,每年可以拥有预算盈余的原因,它让我们的州储备金增加双倍,也让州政府的债务减少了90%,让槟城成为国内债务最少的州属。 公开招标让州政府在赤字预算案中转亏为盈。2015年总稽查报告中,州政府完成了99.75%的工程,但是开销只占了预算开销的55%。其中一个原因是有关项目的开销往往比预算少了30。 令人难过的是,在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明明是马来承包商赢得90%的合约,仍然有一些不负责任的人士种族化这个课题,指我“反华人”,理由是马来人获得大多数的合约。而我也被指为”反马来人“,因为公开招标被认为将让马来承包商处于下风、边缘化马来承包商。 的确,一些例外紧急情况的工程项目没有公开招标,比如面对天灾、紧急事故或为了经济发展策略。做为一个工业州,槟城有必要投资在制造业、医疗旅游业及服务业,以促进经济发展。 土地买卖直接出售给相关领域有资格的公司,这不现任政府这么做,前朝政府已故敦林苍佑主导的工业化时代已经这么做。直接卖地给这些公司吸引数百亿美元的投资,以创造经济机会和数十万个就业机会。 就算是在浮罗池滑区太子路一带2.5公顷的土地买卖中,我们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给槟榔医院集团,以吸引价值20亿令吉的投资,兴建全马最大的私立医院。这个拥有1000个病床的私立医院将协助槟城晋身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医疗旅游市场。 因此,有关指责州政府大多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出售2180公顷的土地是毫无根据及不正确的。事实上,槟州众土地买卖中,获得促进经济成长及就业机会,我们觉得“地有所值“、并引以为荣。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