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test Posts

行动党槟岛市议员李俊杰文告

行动党槟岛市议员李俊杰指出,希盟比前朝国阵政府做得更好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光大复兴计划及槟州国际会展中心(SPICE)的建设,都是当今政府与前朝政府最好的对比。 […]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物价下调

国阵无法否认的是,消费税只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不是一如巫统副部长拿督阿末玛斯兰所声称的可以让物价下调。截至目前为止,拿督阿末玛斯兰尚未解释或出示证据证明消费税可以让物价下调。实际上,昨天《光芒日报》一篇引述布特拉大学商学院资深讲师阿末拉斯曼博士的报导,指在过去的7年,物价已从100令吉增至至少130令吉。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只有废除消费税,我们才能够打破未来马来西亚消费税不断调涨的循环。 林冠英

BN TIDAK BOLEH MENAFIKAN LAGI BAHAWA GST TELAH MENYEBABKAN KENAIKAN HARGA DAN BUKANNYA PENURUNAN HARGA BARANG

BN tidak boleh menafikan lagi bahawa GST telah menyebabkan kenaikan harga dan bukannya penurunan harga barang seperti yang didakwa oleh Timbalan Menteri UMNO, Dato Ahmad Maslan. Sehingga kini, Datuk Ahmad tidak menjelaskan atau menunjukkan bukti [...]

BN Cannot Deny Anymore That GST Causes Price Rises And Not Reduce Prices

BN cannot deny anymore that GST causes price rises and not reduce prices as claimed by UMNO Deputy Minister Dato Ahmad Maslan. Up to now Datuk Ahmad has not explained or showed evidence to prove [...]

Adopting 4P Partnership of Public, Private, People And Professional(4P) Sectors To Compel Political Leaders To Be Problem-Solvers Not Problem Makers.

As we welcome the Year of the Dog, we should remember that whilst we seek to build an institutional framework that can protect reforms, we must adopt a 4P Partnership of Public, Private, People and [...]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 林冠英

Cadangan kenaikan kadar GST di Singapura sehingga 9% mengesahkan trend sedunia di mana kadar GST hanya akan bertambah naik jika tidak dimansuhkan

Menteri Kewangan Singapura, Heng Swee Keat, telah mengumumkan dalam ucapan belanjawan 2018 beliau pada 19 Feb bahawa kadar GST negara berkenaan akan naik dari 7% menjadi 9% dalam tempoh di antara 2021 dan 2025. Apabila [...]

The Proposed Increase Of GST In Singapore To 9% Confirms The World-wide Trend Of GST Only Increasing Unless It Is Abolished.

Singapore Finance Minister Heng Swee Keat had announced during his Budget 2018 speech on February 19th that GST will increase from the present 7% to 9% sometime in the period between 2021 and 2025. When [...]

《星报》不过一团假新闻!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再次发表声明,声称他的言论被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星报》错误引述。这一次,他说他谈及亚依淡国会议席的可能对手时,从来没有提到我的名字。如果连马华领袖都声称其言论被《星报》所错误引述,那么身为行动党领袖如我等,不就不得不寻求法律途径,起诉对方诽谤来找出真相?这岂不证明了,《星报》无非是一团假新闻吗? 希盟在即将来临的大选面对更激烈的竞争,包括国阵滥用他们所持有的3M武器,即金钱、媒体及政府机构的资源。比起第13届全国大选,如今国阵对媒体的操控变本加厉,甚至延及中文媒体。例如,槟州以外的《星洲日报》读者甚至以为我今年大年初一没有主办新春门户开放活动 ,与民众同庆华人新年,但事实上,今年前来拜年的人数,比去年更多,高达近3万人次。 如果《星洲日报》认为马来西亚唯一一位华人首长的新闻,比不上马华或民政党的部长的新闻更重要,那就悉听尊便。不过,对于一些中文媒体记者,昨日选择打扰我的家人及新闻团队,只为了证明我是否发生严重交通意外一事,让我感到遗憾。由此可见中文媒体界中一小部分人士的政治倾向,但是他们不应该诉诸于假新闻到这个程度。 难道马华领袖讲一套做一套,不敢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地区上阵,一点也不会感到惭愧吗? 就魏家祥声称遭自家媒体错误引述其言论一事,他无法否认的一个真相是,马华一方面声称他们代表华社,但马华一众领袖却不敢在华裔选民居多的选区上阵,言论与行为自相矛盾。难道马华领袖讲一套做一套,不敢在华裔选民超过50%的地区上阵,一点也不会感到惭愧吗? 有史以来第一次,马华最高职位的三个领袖,即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及总秘书,都要靠巫统的选票来中选为国会议员,以便当上部长职位。 在属于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的国会选区的文冬,马来选民是最大的族群,占46.1 %;华裔选民占了42.4 %,印裔 9.0% 及其他 2.5%。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魏家祥的亚依淡国会选区,马来族群也是占了最大百分比的选民,共57.6 %;华裔选民为 38.3 % ,印裔选民为3.9% 及其他种族 0.2%。 至于马华总秘书、第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拿督斯里黄家泉位于丹绒马林的国会选区,马来选民也是最大族群,占了 55.4%,华裔选民25.8 %,印裔 13.2% 及原住民 5.6%。 实际上,在第13届大选,马来选民占多数的选区,占了马华所赢得7个国会议席中的6个国会议席。 诚如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所提问般,“到底马华代表的,是国阵里的华裔,还是为马来西亚华裔代表巫统?或者是马华不分种族、宗教,代表所有的马来西亚人?” 林冠英

The Star Is Nothing More Than Fake News!

MCA Deputy President Datuk Seri Wee Ka Siong once again complains he was misquoted by his party-owned newspaper, The Star. This time he says that he never mentioned my name as his possible opponent in [...]

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8/01/13/dr-wee-questions-role-of-fashion-firm-in-penang-undersea-tunnel-project/#V3E2fLIVO0WUHvdi.99w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

Wee Ka Siong Justifying His 10 Lies With More Lies Will Not Work, Because You Can Lie To Some Of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Lie To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But You Can Not Lie To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MCA Minister Wee Ka Siong’s desperate attempts to justify his 10 lies with more lies on the 3 main roads and tunnel project will not work, because you can lie to some of the peop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