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test Posts

如果侮辱国阵领袖如首相是一种罪行,那对槟州首长发出人身威胁以及侮辱雪州大臣或前首相又该当如何呢?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7年12月13日在吉隆坡发出的文告 如果侮辱国阵领袖如首相是一种罪行,那对槟州首长发出人身威胁以及侮辱雪州大臣或前首相又该当如何呢? 如果侮辱国阵领袖如首相是罪行,那向槟州首长发出人身威胁,或是侮辱雪州大臣甚至前首相呢?我不但被侮辱过,更因受到威胁而报警却不受理。 连当时还是未成年少年、我的儿子,也曾被污蔑及以恶毒的谎言羞辱,指他性骚扰同学,最终该造谣的始作俑者不曾被指控仍然逍遥法外。当初,警方甚至鼓励我报警,因为此恶毒谣言乃攻击未成年少儿,应以刑事罪提控。但时隔多年,检调单位至今并没有任何提控,也没有获得任何解释。 本人不同意首相、雪州大臣及槟州首长应该在获得免于被侮辱的特权,因为这会削弱民主选举制度。如果有关侮辱不属实,可以提出毁谤告诉寻索赔偿。 在面对侮辱时,首相并不等同于君主,因此他并不可以一边侮辱反对党政敌为备战来届大选捞取政治资本,另一边却不允许人侮辱他。在民主选举程序,即便是首相也仅是其中一位接受人民投选的候选人而已,其选举位阶与其他候选人无异。 为此,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丹斯里沙烈沙溢不应该滥用权力,以侮辱首相的罪名调查我国网络媒体《透视大马》。既便如此,那为何当《新海峡时报》、《每日新闻》、《星报》及《马来西亚前锋报》在毁谤我的诉讼案中败诉,必须向我赔偿及公开道歉、并无条件收回对我的各种不实报道之际,不见得有关当局向这些由国阵政府控制的媒体进行调查? 这样的双重标准必须停止,以维护传统媒体或许还尚存的一丝公信力,否则网络新闻媒体如《当今大马》、《自由今日大马》及《透视大马》只会获得更多支持及阅读率,将导致国阵控制的媒体发行量江河日下。 林冠英

If Insulting BN Leaders Like The Prime Minister Is An Offence, What About Making Threats Of Bodily Harm Against The Penang Chief Minister Or Those Insulting The Selangor Menteri Besar And A Former Prime Minister?

Press Statement By DAP Secretary-General And MP For Bagan In Kuala Lumpur On 13.12.2017. If Insulting BN Leaders Like The Prime Minister Is An Offence, What About Making Threats Of Bodily Harm Against The Penang [...]

统考课程到底还有哪里出问题? 黄伟益要张盛闻一次过清楚交代

槟州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兼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于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在槟城乔治市发表声明: 统考课程到底还有哪里出问题? 黄伟益要张盛闻一次过清楚交代 针对副教育部部长拿督张盛闻指独中历史科不符合国情,我要求张盛闻清楚交代,究竟是哪一方面不符合国情。就连董总主席拿督刘利民也指教育部不曾正式提出独中的历史科教材,在哪方面不符合教育部要求。那究竟在此之前除了张盛闻之外,又有谁会知道呢? “现在才说历史不符合国情,马华这半个世纪来是在睡觉吗?那我们要马华来做什么?他的副教育部长当来只拿薪水吗?" 前高教部部长叶娟呈曾表示独中历史内容没问题,有问题的只是马来文而,不解为何在马华入阁以后,历史又成为问题了。“当时她的要求是,本地史需占独中历史课本内容30%、中国史40%,以及世界史30%。因此独中历史显然没问题。” 张盛闻当年大大声说承认统考只剩下最后一里路,但现在却说最后一里路并非他一个人说了算。 “今天再说独中历史不符合国情,究竟这是张盛闻的个人政治秀,还是代表教育部发言?” 若独中历史真如张盛闻所说的不符合国情,为表示诚意,他应该在最快的时间内将问题说清楚,让有关当局尽快作出探讨与调整。“这么一来承认统考的最后一里路才不会一直卡着走不完。” 我在想,有关方面若解决“历史不符合国情”这块绊脚石后,这最后一里路上是否还有更多的绊脚石必须逐一清除。若是,希望张盛闻可以尽早交代清楚究竟承认统考还有些什么问题,而不是没完没了的在承认统考的路上不停的刁难。 黄伟益

Masa Hadapan Malaysia Akan Dirompak Oleh Perasuah, Kroni Dan Mereka Yang Menyokong GST, Sekiranya BN Berjaya Memenanginya Tanpa Maruah Berdasarkan Penipuan, Rasuah, Ketakutan, Kebencian Dan Ugutan.

Kenyataan Media oleh Ketua Menteri Pulau Pinang Lim Guan Eng pada 10.12.2017 di Komtar, George Town Masa Hadapan Malaysia Akan Dirompak Oleh Perasuah, Kroni Dan Mereka Yang Menyokong GST, Sekiranya BN Berjaya Memenanginya Tanpa Maruah [...]

Prime Minister Najib Razak’s absent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Day message on December 10 is clear indication that threats against fundamental civil liberties and human rights in Malaysia will continue to escalate by GE14.

Yesterday as the world celebrated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Day, annually on December 10, Malaysians waited in anticipation of the Prime Minister's message ~ to stand tall with other global leaders of progressive, democratic nations in [...]

Don’t blame God for BN’s failure

Press statement by Syerleena Abdul Rashid – DAP Wanita National Assistant Publicity Secretary / DAP Penang State Assistant Publicity Secretary/DAP Wanita Penang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 Councillor at Majlis Bandaraya Pulau Pinang (MBPP) – Georgetown, Penang [...]

槟州首席部长致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信函

2017年11月17日 致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Pejabat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Blok Utama, Bangunan Perdana Putra, Pusat Pentadbiran Kerajaan Persekutuan, 62502 Putrajaya 尊贵的拿督斯里, 关于2017年11月4-5日槟州史上最严重水灾风灾的联邦政府槟城水灾援助金及批准耗资10亿令吉治水计划一事 本人仅以本信函代表槟州政府感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并表示由衷感谢首相于2017年11月7日拨冗到访槟州勘察水灾灾区。州政府对于中央政府积极协助槟州进行救灾及安置灾黎的行动表示感激。 2. 与此同时,槟州政府期望受水灾影响的灾黎能够获得中央政府在金钱上的援助,以及进行相应的治水计划,以防日后水灾再度泛滥,殃及人民。槟州政府秘书长和水利灌溉局局长曾在首相到访时,向首相简略报告水灾发生的原因,以及受迁徙的水灾受灾户人数,并提供水灾对策。 3. 在简短的报告过程中,水灾造成的损失仍在评估中,水利灌溉局局长也建议预计需要10亿令吉的13项治水计划,希望长期协助槟州解决水灾问题。再者,此项10亿令吉拨款少过日前《大马计划》中所批准、中央政府尚未发出的16亿令吉。 4. 为此,州政府尚等待中央政府告知,有关10亿令吉拨款是否可以考虑即使拨出。希望首相大人可以尽快批准已经承诺且之前已经批准的拨款以着手进行有关治水计划。 5. 又,州政府也恳请首相大人您在近日内,斟酌批准并宣布将分派给水灾受灾户的援助金额。对在水灾中蒙受极大财物损失的灾户而言,首相大人亲自公布有关援助金额事宜,无疑是极大的帮助与安慰。 6. 最后,本人欲再次向首相大人所表示的关怀聊表谢意,冀望首相能够尽快针对上述事项作出公布。祝愿首相大人及家眷常保安康。 谢谢! 林冠英 槟州首席部长

Surat Ketua Menteri Pulau Pinang kepada YAB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Bantuan Banjir dan Peruntukan RTB)

17 November 2017 YAB Dato' Sri Mohd Najib bin Tun Haji Abdul Razak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Pejabat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Blok Utama, Bangunan Perdana Putra, Pusat Pentadbiran Kerajaan Persekutuan, 62502 Putrajaya Yang Amat Berhormat Dato' [...]

统考最后一里路走不完,华社对马华彻底绝望

民主行動黨社青團檳州秘書陳勁達于2017年12月11日(星期一)在槟城喬治市發表聲明: 统考最后一里路走不完,华社对马华彻底绝望 馬華多年來不斷宣稱要爭取讓教育部承認統考,但至今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我國政府承認統考一再跳票,令我國廣大華教人士越等越無奈,董總主席拿督劉利民甚至在近日指出,不再對政府寄予厚望,要走出去,爭取世界各國學術認證機構對統考的認證。 這個消息絕對是我國教育的一大悲哀,為此,我促請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下台,並向全國華教人士道歉。 大馬統考文憑價值之高,是有目共睹之事。這份文憑雖然沒有被大馬政府承認,但其他國家,如愛爾蘭、香港、新加坡、美國、日本、韓國、法國、英國、加拿大等,都承認統考文憑,目前全球有超過1000所大學的門檻都為獨中生打開,包括牛津、加州理工、劍橋、哈佛、麻省理工等。 然而大馬教育部遲遲不願承認統考,以致這幾十年來,大量流失人材,也讓許多因經濟能力不足而無法出國升學的統考畢業生,感到前途茫茫無所適從。職是只故,檳州政府意識到此事的嚴重性,2008年改朝換代後,即承認統考文憑,並聘請統考生擔任政府相關機構的要職,同時也通過撥款,肯定獨中為我國教育的貢獻。 聯邦政府不願承認統考,以致令許多家長對統考文憑產生誤解,而這景可視為聯邦政府對華教的變相打壓。而越來越多的獨中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求生存而不得不在統考課程外,添加 IGCSE(O‘ Level)課程。 統考文憑原本就是我國極具高水準的教育文憑,如果聯邦政府一早便承認統考文憑,獨中又何必“外聘”IGCSE課程。如今演變成這個局面,實屬大馬華教最大的悲歌。而馬華口口聲聲宣稱要爭取讓政府承認統考,實際上卻只是藉此課題撈取廉價政治資本,一再欺騙華社。 當中張盛聞在2013年的“承認統考還剩最後一里路”,堪稱是其政治生涯中的代表作,然而這“最後一里路”走了將近4年,承認統考文憑仍沒有明確定案,可見張氏其實根本毫無誠意要幫助華社承認統考。 陳勁達

如果国阵不用老老实实认真工作,就能够以谎言、贿赂、恐惧、憎恨以及威胁来赢得选举,那么,马来西亚的前景实在堪忧,因为我们的未来将会被贪污腐败、朋党以及那群消费税的支持者所偷走。

如果国阵不用老老实实认真工作,就能够以谎言、贿赂、恐惧、憎恨以及威胁来赢得选举,那么,马来西亚的前景实在堪忧,因为我们的未来将会被贪污腐败、朋党以及那群消费税的支持者所偷走。为了下届大选的胜利,巫统领袖无所不用其极,不惜煽动宗教与种族间的仇恨,甚至标签“行动党华人”如此种族主义的绰号。 过去,巫统在攻击行动党时并未加上华人的字眼,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如此政治种族化,也等于间接地攻击华人社群。民主行动党从未在攻击巫统时称对方为“巫统马来人”,或称伊斯兰党为“伊党穆斯林”。为什么他们在批评责备时,要把整个族群连接在一起来获取政治分数呢? 国阵做出如此邪恶的攻击,其背后隐藏的是他们对下届大选的担忧,害怕失去掌握在手中的政权。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发出如此充满憎恨与恐惧的极端主义喊话者,竟是我们的首相, "如果反对党获胜……马来人的特权,即作为这片土地的祖先,将会从一个高尚及自由的民族,变成被人踩在脚底,利益遭到出卖。马来人从此将变成流浪者,被诅咒与鄙视,然后在自己的国土家园中变成孬种,让人瞧不起," 这根本是首相公然在说谎。希望联盟如果胜出,没有一个马来西亚人或是马来人,会变成“孬种”。反而,马来西亚人将会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一个没有贪污腐败、朋党主义以及消费税的未来。希望联盟的立场是消费税应当取消,因为它增加了人民的负担,叫大家苦不堪言。而联邦却预计从这获取400亿令吉,这意味着,人民的口袋里将少了400亿令吉可以花。 自2015年以来,槟州共缴交了55亿6120万令吉的消费税,如果国阵联邦政府依然固执地拒绝取消消费税,那替代方案就是将现有的政府换下来。 但与此同时,联邦政府也应将各州所取得的消费税,归还部分给各州,因为这造成了百姓的负担,毕竟钱都是从人民口袋中取来的。 槟州共缴交了55亿6120万令吉的消费税,换句话说,人民少了55亿6120万令吉可花。要求联邦政府归还50%给槟州,让这笔钱减轻槟城人的负担有什么问题?在澳洲,政府在各州征收的消费税,是100%还给各州的。 同样的,首相宣称我反对扩建槟城国际机场,将目前650万乘客流量,提升到1200万(2018年财政预算案所宣布)是不正确及没有事实根据的。我已经在较早前感谢首相的及时雨,因为槟城国际机场在2016年的乘客流量已达670万人,而今年预计将会创下710万人。扩建机场,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首相是否可以提出证据,证明我反对或在国会中投票否决扩建槟城国际机场计划?在之前的国会,我仅是投票反对国内贸易及工业提升油价,并没有反对任何提升槟城国际机场的计划。 最后,首相及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也针对我在槟州史上最严重的水灾发生时向联邦政府求救一事,奚落嘲笑我。事缘我在11月5日凌晨3时30分,在向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求助后,于脸书上直播,通知水灾灾民,援助正从四面八方而来,请大家坚持忍耐,不要放弃。 希山慕丁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我向副首相求助后,军队就全面动员。须知的是,军队并不归州政府管辖,只听取联邦政府的命令。我非常感激副首相在凌晨3时30分起床接我的电话,并指示军队全力救灾。 当时州政府正竭尽所能,包括低声下气向联邦政府及副首相求救,要求派遣军队协助救灾。我希望将来如果有任何需求,首相和希山慕丁也可以在凌晨3时30分,起床接我的电话。如果求助是错误及可耻的,那我愿意接受惩处及羞辱。不过未来若再发生紧急事故,我也一样会做出同样的事来拯救人民。 每个政党都想赢得选举,但是光荣且老实地赢得胜利对于我们国家的未来是重要的。我们不能不惜任何代价来取得胜利——牺牲原则和荣誉,也牺牲真理和国家道德基础,否则,我们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这个擅长分裂和不真实的政治大师有什么两样。我们的首相一度还拼命想和他拉关系,现在却谴责他。 林冠英

Malaysia’s Future Will Be Stolen By The Corrupt, Cronies And Those That Supports GST, If BN Succeeds In A Victory Without Honour Based On Lies, Bribes, Fear, Hate And Threats.

Malaysia’s future will be stolen by the corrupt, the cronies and those that supports GST, if BN succeeds in a victory without honour based on lies, bribes, fear, hate and threats. To win the com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