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test Posts

Truth must not be distorted in Masai temple incident

I am astounded by the fact that Johor MIC leader who failed miserably in saving the Hindu temple in Masai, Johor, has the temerity to say that an alternative land was offered to the temple [...]

Stop the blame, shame the predator!

Press statement by Syerleena Abdul Rashid – DAP Wanita National Assistant Publicity Secretary -  DAP Penang State Assistant Publicity Secretary - DAP Wanita Penang Political Education Director – City Councillor for Majlis Bandaraya Pulau Pinang – [...]

魏家祥为何不敢回答,他的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他区区7万5000令吉拨款。他是否满意有关数额,认为已经足够,虽然远远比不上槟州每所独中每年都获得50万令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月17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魏家祥为何不敢回答,他的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他区区7万5000令吉拨款。他是否满意有关数额,认为已经足够,虽然远远比不上槟州每所独中每年都获得50万令吉。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为何不敢回答,他的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他区区7万5000令吉拨款,他是否满意有关数额,认为已经足够,虽然远远比不上槟州每所独中每年都获得50万令吉。 魏家祥为了转移视线,所以自我矮化指一家本地小型服装公司涉及建设槟州海底隧道工程。我已经回答他,州政府在2013年所签署合约已列明负责该工程的主要承包商是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一家服装公司在一所公司持有股份,并不代表有关服装公司将负责兴建有关公司计划下的道路工程。但为什么他不回答我的问题,是否他给永平独中的拨款足够。 魏家祥一再挑起不存在的服装公司承包道路工程,就是在掩饰联邦政府压迫和边缘化独中,一分钱也不给独中。 魏家祥身为马华公会老二,又是部长,连选区内唯一的独中也无法制度化拨款,根本毫无作为。槟州政府虽然不大,但每年一定制度化拨款50万令吉给独中,州内5所独中共获得250万令吉。相比槟州政府,魏家祥这位部长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槟州政府每年制度化拨款给华小、独中、华文国民型中学、教会学校近1100万令吉,2008年至今已超过8000万令吉。 先不谈魏家祥的部长拨款,国会议员每年就有500万令吉拨款,他连50万令吉都不能给吗?我要提醒魏家祥,他连50万令吉拨款都做不到,凭什么谈什么独中统考最后一哩路。 魏家祥对我的问题保持沉默,是不是意味着永平独中获得7万5000令吉就够了,不需要再增加,难怪永平独中需要筹募800万令吉建文教中心计划会面对困难,虽然他们的国会议员是堂堂正正的部长。 魏家祥到现在不回答我的提问,究竟是7万5000令吉数额大还是槟州政府每年制度化拨款给州内5所独中50万令吉的数额大。看来他认为他的7万5000令吉和槟州政府的50万令吉拨款是一样的。 我们要改变魏家祥错误的阿Q观念,就是不需要制度化拨款,每年7万5000令吉就够了。我们要他们效仿槟州政府,每年拨50万令吉给独中,讲到做到钱马上到、不分政党、拨款直接汇入户口。 我们从不要求人民感谢希盟政府或是政府领导人,反之,应该感谢槟城人有勇气、有正义、有骨气,在308时敢于换政府;若柔佛人或其他国人想要享有更好的待遇,尤其制度化拨款,则可以在下届大选时,勇敢地把国阵政府换下! 林冠英

当林冠英说州政府针对海底隧道一毛钱都还没有缴付给承包商,只是缴付有关三条高速公路的款项,邓章耀应该要更加勇敢地说林冠英说谎,这么一来,我就有机会在法庭证明我讲的都是事实。

当林冠英说州政府针对海底隧道一毛钱都还没有缴付给承包商,只是缴付有关三条高速公路的款项,邓章耀应该要更加勇敢地说林冠英说谎,这么一来,我就有机会在法庭证明我讲的都是事实。我们一再说明,分文未付给海底隧道工程,当槟州行政议员林峰城也说了,任何缴付给承包商的付款都是三条大道的款项。但是,邓章耀不肯接受我的声明,并说槟州政府说谎。 邓章耀知道槟州政府的政策是不起诉诽谤州政府的人,但是一旦诽谤个别领袖,比如我本身,我们可以采取法律行动 。我曾在法庭多次起诉诽谤我的国阵媒体,并赢得大多数官司。 我们通过公司招标,颁布价值63亿令吉涵盖海底隧道和三条主要高速公路的工程合约。州政府也委任HSSI私人有限公司,一家专业的工程顾问公司做为独立的审核单位,以检验及审核工程承包商Consortium Zenith Construction Sdn Bhd (Zenith)的设计和报销款项。 准备环境评估报告的成本将由Zenith准备。HSSI是州政府找来的独立工程审核机构(ICE),不是找来准备环境评估报告。 HSSI私人有限公司的委任状,也是通过槟州公开招标委员会通过公开招标颁布的,因为他们的出价最低。在1957年财政程序法令底下,财政指令要求槟州政府招标委员会成员由槟州秘书担任主席和政府官员为成员。为什么邓章耀做为前槟城行政议员,不知道上述法令? 当整项工程合约是通过公开招标颁布出去的,怎么是项工程还会有贪污的指控?很明显示地,整项调查是一项政治“猎巫”及政治迫害,目的是要破坏用来减缓交通阻塞的基础建设计划,也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大选破坏槟州政府。 我重申,付给Zenith的2亿800万令吉是以拨出3.7英亩的净发展地的形式缴付的,这比市价还高的每平方尺1300令吉,而且是缴付三条高速大道的费用,不是海底隧道。邓章耀又再次谎称州政府“转换”了50英亩的土地给Zenith。 槟州政府没有如邓章耀所说,“转换50英亩土地给Zenith”,针对Zenith与其它商业公司的任何商业交易,州政府没有负责的必要性,州政府没有参与也没有作出任何批准。 当我说州政府针对海底隧道一毛钱都还没缴付给承包商的时候,邓章耀不应该闪闪缩缩或逃跑,而应该拿出勇气说我撒谎,那么我就可以起诉邓章耀,然后在法庭上证明谁才是讲真话的人。如果邓章耀连这也做不到,那么我终于明白即使邓章耀如今是槟城国阵主席,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为何不愿意点名邓章耀作为来届大选国阵的槟城首长候选人。 林冠英

Teng Chang Yeow Should Be Courageous Enough To Say Unequivocally That Lim Guan Eng Lied When Lim Guan Eng Said That Not A Single Cent Has Been Paid To The Contractor For The Under-Sea Tunnel Project But Only for The Three Main Highways, So That I Can Prove In Court That I Am Telling The Truth

Penang BN Chairman Teng Chang Yeow should be courageous enough to say unequivocally that Lim Guan Eng lied when Lim Guan Eng said that not a single cent has been paid to the contractor for [...]

Temple preservation: Looking beyond legal ownership

I am sorry to state that demolition of places of worship in Malaysia simply cannot be defended from strictly interpreting the law. There is more to safeguarding places of worship rather than simply hiding behind [...]

尽管国阵政府以政治猎巫的方式对海底隧道以及三条大道发展工程展开攻势,企图以侮辱恐吓、制造假新闻和滥用权力的肮脏战术破坏这个减轻交通拥挤的运输计划,但槟州政府绝不会屈服于国阵政府的欺凌。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1月16日在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尽管国阵政府以政治猎巫的方式对海底隧道以及三条大道发展工程展开攻势,企图以侮辱恐吓、制造假新闻和滥用权力的肮脏战术破坏这个减轻交通拥挤的运输计划,但槟州政府绝不会屈服于国阵政府的欺凌。 反贪会副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指出,他们在彻查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发展工程一案时,会将媒体的报道作为调查的一部分。针对此事,槟州政府欲提醒他,反贪会不能仅仅依赖国阵媒体的报道,必须把独立和中立的在线新闻媒体的报道也纳入其中,避免被国阵媒体驱动的假新闻带来负面的影响。 与涉及1MDB、PERDA和FELDA的可疑土地交易不同,槟州政府像是“一本打开的书”毫不掩饰,并与反贪会充分合作。尽管面对国阵政府以政治猎巫的方式对海底隧道以及三条大道发展工程展开攻势,企图以侮辱恐吓、制造假新闻和滥用权力的肮脏战术破坏这个减轻交通拥挤的运输计划,槟州政府绝不会屈服于国阵政府的欺凌。 有关工程是透过公开招标而来,过程由槟州招标委员会全权处理,而领导该委员会的则是槟州秘书。请谨记,按照法律,槟州招标委员会必须由槟州秘书及高级政府公务员所组成,槟州首席部长及行政议员是不被允许作为其中一员的。 因此,国阵媒体诸如新海峡时报、星报、前锋报、每日新闻及TV3第三电视制造了大规模的谎言及假新闻,企图破坏这项建设计划,以便在大选来临前率先削弱州政府。更让人担忧的是这些假新闻皆声称引述自反贪会的消息来源。当中的谎言包括: -州政府允许负责该计划的特殊目的机构(SPV)预售30亿令吉的州政府地予承接建设项目的承包商。 -填海地还没填好就转移给承包商或用以兴建City of Dreams计划。 -海底隧道的费用已经缴付 -超过2亿800万令吉已经缴付承包商Zenith Construction,但槟州负责工程的行政议员遭引述所缴付的款项比上述数目更高,与首席部长所透露的有出入。 -招标程序有瑕疵,缴费过高。 即便州政府耐心地出示证据反驳上述国阵媒体的谎言,国阵媒体却如无胆匪类,拒绝刊登事实。至今,无论是星报或新海峡时报皆无法针对他们的假报道出示证据证明州政府允许预售30亿令吉的州政府地。 无论是行政议员林峰成或我本身已经多次重申海底隧道的费用一毛钱都还没有缴付,只缴交2亿800万令吉的3条大道费用。但国阵媒体仍顽固的讹称林峰成与我所说的数目有出入。该费用是以发展价值每方尺1300令吉的土地作为抵偿,是高于市价的土地价格。该土地并不是仍未填海的不存在土地,而是已经存在及拥有地契的土地。 不幸的是,反贪会允许这些国阵媒体的假新闻引述不知名的反贪会消息来源,继续刊登造谣,却不见反贪会采取行动。可别忘了,不久前有人揭发及指控柔佛州务大臣收受以千万计的资金时,有关当局可是雷厉风行采取行动,为何如今却采取双重标准? 林冠英

The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Will Not Be Bullied By The BN Government’s Political Witch Hunt Into The Tunnel And 3 Road Projects Nor Bow Down To Dirty Tactics Of Intimidation, Fake News And Abuse Of Power To Sabotage This Transport Plan To Alleviate Traffic Congestion.

Press Statement By Penang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 In George Town, Penang On 16.1.2018. The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Will Not Be Bullied By The BN Government’s Political Witch Hunt Into The Tunnel And 3 Road [...]

槟州首长兼槟州绿色机构主席林冠英于2018年1月15日在光大礼堂 A致《可持续槟城》研讨会开 幕词: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欢迎参加这项主题为“2030年的槟城是否可持续?”的《可持续槟城 》研讨会。   去年十一月,槟州遭受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水灾。当时异常的降雨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372毫 米,并以槟城有史以来遭遇到的最强风速:每小时40英里(64公里)侵袭槟城,甚至连渡轮都被 强风巨浪掀起并吹上码头。   这场历时15小时的暴风雨导致槟岛严重瘫痪,引起巨大水灾,连树木也被连根拔起,并且导致7 人死亡,12,662人遇难,其中有3068户家庭必须紧急撤离,也有更多人遭受到水灾的影响。我们 感谢所有槟州及联邦政府部门与机构、马来西亚皇家陆军部队、马来西亚皇家警察、义务消防局 、非政府组织、私人机构、全国以及槟城人民的帮助,与我们一起度过这次的灾难。 槟城在短短10天内就恢复正常并被清理干净。然而升旗山缆车由于暴风雨导致194次土崩而堵截 了登山道,因此关闭51天后才恢复服务。对比当时许多人预计升旗山需要12个月修复,然而现实 中修复工程只用了短短51天便完成,洪水退得很快,证明排水系统有进步。槟城的可持续性,可 以从土崩地点集中在没有发展的地区如升旗山(194宗)看出,幸好没有人命伤亡。 槟州人才的质量在私人界是显而易见的,这使槟城在制造业里成为世界级群体,特别是电子工业 和医疗器械工业。槟城可以在2017年的首6个月便在马来西亚制造业投资项目总额居冠,便是最 好的证明。   现在,槟州人才的素质也延伸到了槟州政府公务员团队。过去10年,在秉持CAT-能干、公信及 透明的治理下,槟城更是变成一个更清洁,更绿色,更健康,更安全的州属。 CAT治理也提高了我们的财政健康水平,我们的年度预算盈余,储备资产也增加了一倍,州债务 也减少了90%。乔治市不单只是被联合国教育、科学與文化组织(UNESCO)列为世界遗产,也在 我们的管理—保存、保护和宣传我们的文化遗产之下,被公认为亚洲最好的城市之一。 槟州这些成功的例子引起了全球的关注,以至让他们来到槟城物色人才,并把槟州市政厅市长拿 督麦慕娜(Dato Maimunah bt Mohd Sharif)任命为联合国人居署新任执行主任。拿督麦慕娜是 第一位领导联合国人居署的亚洲人和女性,这一项成就不仅仅为槟城带来骄傲,也为全马来西亚 带来了骄傲。   在槟州,我们不只是支持及给予两性平等的机会和待遇,我们也同时正在对抗气候变化。根据马 来西亚国家水利科学研究院(NAHRIM)的报告,全球气温从1901至2012年内上升了0.69至1.08摄氏度之间;而全球海平面则是在1901至2010年内上升了1.7毫米至2.1毫米之间。许多小岛国受到 [...]

Ucapan Pembukaan oleh Lim Guan Eng, Ketua Menteri Pulau Pinang merangkap Pengerusi Penang Green Council pada 15 Januari 2018 semasa Simposium Pulau Pinang Sebagai Negeri Mampan di Auditorium A, KOMTAR:

Selamat pagi dan selamat datang ke Simposium Pulau Pinang Sebagai Negeri Mampan, yang bertajuk “Adakah Pulau Pinang Mampu Mencapai Kemampanan Pada Tahun 2030?” Pada November tahun lepas, Pulau Pinang dilanda banjir yang disifatkan terburuk dalam [...]

Opening Speech by Lim Guan Eng, Penang Chief Minister cum Chairman of Penang Green Council on 15 January 2018 during Symposium on Sustainable Penang at Auditorium A, KOMTAR:

Good morning and welcome to the Symposium on Sustainable Penang, titled “Can Penang be Made Sustainable by 2030?” Penang was hit by the worst floods in the state’s history in November last year. Due to [...]

Press Statement on Minister Wee Ka Siong’s Remark on Penang Tunnel Project. By Joshua Woo Sze Zeng

The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 Department Wee Ka Siong questions the involvement of Vertice Bhd (formerly known as Voir Holdings Bhd) as a shareholder in the Penang tunnel project. He also asked why China's companies such as Beij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