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部长魏家祥穷途末路,尽管他必须撒谎,以莫须有的贪污指控来破坏槟城的道路及海底隧道计划,也没有办法为一马机构520亿令吉丑闻漂白,这项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成为举世闻名的“盗贼统治”国家。三条道路及海底隧道是马来西亚选举历史上第一次在2013年大选前夕公布,让人民来决定他们是否支持这项减缓交通阻塞的计划,他们可以通过投票选择是否支持上述计划,或者把当时的民联政府踢出局。

 

民联政府的压倒性胜利让马华、民政及国大党失去所有议席,这明显地说明,人民支持上述大胆的工程,以缓解槟城的交通阻塞问题。魏家祥和国阵现在针对上述对他们如同灾难的投票结果进行报复,为了破坏上述工程而扭曲言论、撒谎。

 

魏家祥的虚假言论包括:

  • 他声称获得工程合约的Zenith 不正当地取得合约,事实上,他们在公开招标中赢得合约。
  • 他声称一家服装公司竟然要筑路道隧道,事实上,主要承包商是中国铁建公司,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
  • 他声称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CRCC)的角色毫不相关的,因为它不是主要的股东,事实上,中国铁建与Zenith一起,与州政府签约关系,成为这项工程的主要承包商。
  • 他声称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CRCC)确保工程完工的承诺确认书是不合法的,因为中国铁建的承诺并没有盖上印花,事实上,上述合约已经盖上印花,而中国铁建的承诺合约的一部分。

 

魏家祥继续撒谎,他现在声称槟城政府将这个价值63亿令吉的道路及海底隧道合约颁发给成立只有82天的特别用途公司(SPV),这家公司也没有州政府所说的45亿令吉缴足资本。 魏家祥还说,槟州政府错误陈述槟城海底隧道公司的股东,因为中国铁建和北京城建从来不是股东。这是不对的,因为北京城建原本是股东,但是他们后来被允许退出。

 

在大型工程项目方面,投资者可以由多家公司组成一个特别用途公司,这不只布城允许,全世界各地也允许。Zenith Consortium 是一家特别为了这项工程,由本地和外国公司联合成立的土著公司,缴足资本达3亿8100万令吉,符合这项工程的资格。

 

魏家祥说Zenith Consortium 并没有达到最低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需求,这是错误的,他完全忽略了Zenith Consortium 是通过公开招标获得合约的。当公开招标委员会是由州秘书负责领导由其它公务员组成,何来槟州领袖从中获得数千万令吉的回扣?这项贪污调查很明显地是国阵要以莫须有罪名进行政治迫害,以破坏槟州政府的名誉,来应付来届大选。

魏家祥也说,Zenith Consortium在2013年被颁予合约时,正面临财务问题。对此,我们无法代表有关公司回应,由州秘书领导的槟州公开招标委员会在当时做了正确的决定,因为事隔五年后的今天,这家被指曾经陷入财务困境的公司还在继续操作,没有破产。

 

魏家祥还说错一件事,就是中国铁建所签署的文件纯粹只是一封承诺意向书。魏家祥说,承诺意向书只是一种支持文件或纯粹供参考的文件,事实上,它明明就是合约的一部分或主要协议。魏家祥还进一步说谎,不愿意承认中国铁建也在主要合约中,与州政府和Zenith Consortium签约,成为这项公司的承包商。换句话说,中国铁建签了两次。

 

中国铁建的承包商角色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盖上印花后的法律效应涵盖中国铁建的承诺意向。只有魏家祥才会说必须在合约的每一页盖上印花、合约才具法律效应。这也是为什么魏家祥故意不为自己说谎道歉,他一时说合约没有盖上印花、一时又说中国铁建完工的承诺不具法律效应因为文件上面没有盖上印花。

 

魏家祥如此穷途末路,要把中国铁建排除掉,因为中国铁建是合约的一部分,有关合约是州政府在2013年10月29日与Zenith Consortium签署的。就连中国铁建也曾于2018年1月20日在英文《星报》发表文告,确认中国铁建是这项工程的主要承包商,魏家祥也引用过这篇文告。

 

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包含州政府、Zenith Consortium为股东、中国铁建为主要承包商的“三方协议”。为了敲定中国铁建为主要承包商,中国铁建还在合约内附上一份完工承诺意向书,等于双重保证。确认中国铁建为主要承包商是非常重要的,这可以确保工程的成功,不仅仅是确保如此大型计划的财务可行性,也确保他们提供必要的技术及专才。

 

总之,有了中国铁建签署的合约,加上印花,这就是整项工程背后多家公司拥有缴足资本45亿令吉的正当性,并合法地承诺这项计划将会完工。这也是为什么,北京城建虽然做为Zenith Consortium的股东,但中国铁建做为主要承包商更加关键,因为主要承包商必须确保工程顺利完工。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