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是否敢予承认自己在2017年拨给永平独中仅有7万5000令吉的错误,这数额仅是杯水车薪,并愿意承诺在2018年会给予更多的拨款, 拨出与槟州政府同等的数额。魏家祥应以实际的行动,来兑现他对独中的承诺,而非空口说白话来支持独中。

 

槟州政府拨款50万令吉给每一所独中,如果身为联邦部长的他无法给出更多的拨款,但至少他也应该向槟州政府看齐,拨出同样数额的拨款给独中。若是如此,这是否意味魏家祥是认同槟州政府比他做得更好,更积极对待独中课题。

 

7万5000令吉对于一间独中来说,是不足够的。槟州政府在2017年期间拨给每所独中50万令吉,州内的5所独中一共获得250万令吉。这并不是单一个案,事实上,槟州政府自2009年开始,每年都制度化拨款给独中。

 

对此,魏家祥可能会解释说他无法说服巫统,因此只能屈服于巫统。但是,这是魏家祥自己的选区,他拥有绝对的权力决定如何运用其选区拨款。为何他却没有办法拨出50万令吉给他选区内唯一一所独中?

 

永平独中是亚依淡国会区內的唯一一所独中,而魏家祥不仅是永平国会议员,也是华裔部长和马华署理总会长,所给的拨款理应不会输给槟州政府。

 

作为国阵国会议员的魏家祥每年享有60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座拥如此庞大的资源,但却仅仅拨出7万5000令吉于永平独中。魏家祥是有能力每年给予永平独中50万令吉的拨款时,而他却没有怎么做,委实令人不解。

 

如果说,这笔7万5000令吉拨款就是魏家祥对独中的承诺,那么你要华社如何相信马华是支持华教的。人民充满疑问,为何魏家祥不支持制度化拨款?我们希望魏家祥最终能够拨出50万令吉予永平独中,减轻校方的财力负担。

 

身为一名拥有600万国会选区拨款的马华部长,更何况这是他自己本身的选区,却只拨给独中区区的7万5000令吉款项。这只有再次证明马华“当家不当权”,不敢利用自己的权力作出改变,无法兑现他们对华文教育所做出的承诺。

 

相较于槟州政府拨出50万令吉或者5倍给每所独中,马华联邦部长魏家祥仅拨出7万5000令吉的款项而已。一名马华联邦部长的拨款只占槟州政府拨款的15%而已。是否魏家祥还要继续固执,拒绝宣布好消息拨款50万给永平独中来承认自己的错误?

 

“CEKAP, AKAUNTABILITI & TELUS”
“BERKHIDMAT UNTUK NEG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