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为何不敢回答,他的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他区区7万5000令吉拨款。他是否满意有关数额,认为已经足够,虽然远远比不上槟州每所独中每年都获得50万令吉。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117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魏家祥为何不敢回答他的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他区区75000令吉拨款。他是否满意有关数额,认为已经足够,虽然远远比不上槟州每所独中每年都获得50万令吉。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为何不敢回答他的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他区区75000令吉拨款,他是否满意有关数额,认为已经足够,虽然远远比不上槟州每所独中每年都获得50万令吉。

魏家祥为了转移视线,所以自我矮化指一家本地小型服装公司涉及建设槟州海底隧道工程。我已经回答他,州政府在2013年所签署合约已列明负责该工程的主要承包商是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一家服装公司在一所公司持有股份,并不代表有关服装公司将负责兴建有关公司计划下的道路工程。但为什么他不回答我的问题,是否他给永平独中的拨款足够。

魏家祥一再挑起不存在的服装公司承包道路工程,就是在掩饰联邦政府压迫和边缘化独中,一分钱也不给独中。

魏家祥身为马华公会老二,又是部长,连选区内唯一的独中也无法制度化拨款,根本毫无作为。槟州政府虽然不大,但每年一定制度化拨款50万令吉给独中,州内5所独中共获得250万令吉。相比槟州政府,魏家祥这位部长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槟州政府每年制度化拨款给华小、独中、华文国民型中学、教会学校近1100万令吉,2008年至今已超过8000万令吉。

先不谈魏家祥的部长拨款,国会议员每年就有500万令吉拨款,他连50万令吉都不能给吗?我要提醒魏家祥,他连50万令吉拨款都做不到,凭什么谈什么独中统考最后一哩路。

魏家祥对我的问题保持沉默,是不是意味着永平独中获得75000令吉就够了,不需要再增加,难怪永平独中需要筹募800万令吉建文教中心计划会面对困难,虽然他们的国会议员是堂堂正正的部长。

魏家祥到现在不回答我的提问,究竟是75000令吉数额大还是槟州政府每年制度化拨款给州内5所独中50万令吉的数额大。看来他认为他的75000令吉和槟州政府的50万令吉拨款是一样的。

我们要改变魏家祥错误的阿Q观念,就是不需要制度化拨款,每年75000令吉就够了。我们要他们效仿槟州政府,每年拨50万令吉给独中,讲到做到钱马上到、不分政党、拨款直接汇入户口。

我们从不要求人民感谢希盟政府或是政府领导人,反之,应该感谢槟城人有勇气、有正义、有骨气,在308时敢于换政府;若柔佛人或其他国人想要享有更好的待遇,尤其制度化拨款,则可以在下届大选时,勇敢地把国阵政府换下!

林冠英

By | 2018-01-17T06:46:13+00:00 January 17th, 2018|Media Statements|Comments Off on 魏家祥为何不敢回答,他的柔佛亚依淡国会选区唯一的独中,即永平独中,去年只获得他区区7万5000令吉拨款。他是否满意有关数额,认为已经足够,虽然远远比不上槟州每所独中每年都获得50万令吉。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