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12月5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非常遗憾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竟然为了让反ICERD集会继续进行,作出极度煽动性的言论(注[1])。他说反ICERD示威必须继续进行是因为伊斯兰党要抗议及反对希望联盟内(包括沙巴民族复兴党)非穆斯林国会议员多过穆斯林国会议员。哈迪不单止没有要促进马来西亚民族与宗教和谐,反过来分化大马人,企图唆使穆斯林多数族群对付非穆斯林少数族群。

首先,哈迪阿旺所引用的数据并不确实。他指出希盟拥有66名非穆斯林国会议员及58名国会议员。但事实是希盟穆斯林国会议员是62名。至于土著国会议员若涵盖非穆斯林土著的话,希盟是拥有70名土著议员及58名非土著议员。哈迪是否不把沙巴与砂拉越非穆斯林土著当成土著,只因为他们不是穆斯林?

第二,以首相为首的内阁,是一个集体决定国家政策的机构,内阁已经决定我们将不会进行签署ICERD公约。而在内阁,穆斯林成员也是比非穆斯林成员多,有17名穆斯林成员(占61%),11名非穆斯林成员(39%)。在副部长方面18名是穆斯林(占67%),9名非穆斯林(占33%)。

而整体上,国会共有140名穆斯林议员,非穆斯林则为82名议员。当穆斯林国会议员占据63%的比例,试问穆斯林的权力怎么会遭受威胁?按照哈迪的荒谬逻辑,是不是非穆斯林更应该因为国会有63%的穆斯林议员而感到受威胁?

第三,与其只用单一种族的放大镜及单一宗教视角看待事情,我们更应该以更大的格局去全方面看待各种课题。 我们要作出能福泽全国不分种族、宗教与背景的决策。 我们要强化我们的制度、精进我们的施政及坚守我们的诚信。不然就会像前朝,即便是由穆斯林首相,也无法避免的让我们因为1MDB丑闻被灌上全球盗贼治国的标签,我们更因此要在接下来30年背负所造成的债务。同样的国大党与马华一众领袖也身陷这些丑闻当中,证明贪污是不分种族肤色,也不分穆斯林或非穆斯林。

即便希盟政府决定不签署ICERD公约,哈迪仍然执意要示威抗议要反ICERD。很明显,这所谓的反ICERD示威已经不是为了反ICERD而反,因为已经根本不是一项课题。所以,这项示威其实是伊斯兰党政治存亡与捞取政治资本的行动。 行动党就让人民自行决断, 哈迪唆使穆斯林反非穆斯林的煽动言论,到底是极端还是负责任的行为?

即便大马没有签署ICERD,若哈迪还是固执地拒绝取消反ICERD示威,我建议哈迪大可以借这项示威行动向巫统带领国阵时期所造成的种种金融丑闻抗议示威,好过让这些金融丑闻及贪污弊案破坏我们的国家,如此,无论是穆斯林或非穆斯林,才算是为大马人做了一件好事。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林冠英

2018年12月5日 启

 

[1]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115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