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价值6亿5500万令吉的水资产及债务没有转移至联邦政府,槟州的债务将狂增三倍,这说法究竟是如何成立的?君不见槟州现有的债务只有6500万令吉,是全马最低的州属,同时也是全国唯一没有拖欠债务的州属。

 

 

 

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声称,若没有联邦政府的介入,槟州政府的债务恐怕将会暴增三倍,从他的推论看来,他实在应该参加会计速成班。倘若价值6亿5500万令吉的水资产及债务没有转移至联邦政府,槟州的债务将狂增三倍,这说法究竟是如何成立的?君不见槟州现有的债务只有6500万令吉,是全马最低的州属,同时也是全国唯一没有拖欠债务的州属。

 

按阿都拉曼达兰的说法,如果不是联邦政府吸纳槟州6亿5500万令吉的债务,槟州政府现时的债务将额外添加14亿令吉,整体债务暴增三倍至20亿令吉。但事实上,这数字不增反降。槟州政府目前的债务只有6500万令吉,那额外的14亿令吉债务从何而来?阿都拉曼达兰并无详细说明,

 

阿都拉曼达兰应该停止自以为是的指摘,别再发表“如果不是联邦政府吸纳槟州供水机构的债务及资产,槟州政府的债务将从6亿5500万令吉暴增三倍至20亿令吉”这样无谓的说法。如果他说的是事实,那就请解释为何我们现在的债务是最低的,也没有拖欠任何欠款。与此同时,7个由国阵治理的州属,它们也和槟州一样,进行资产与债务转移,但最后它们的债务却比槟州高出许多,亦积欠贷款。

 

槟州政府为确保水源充足,让槟州不至于要落得配水的窘境,而议决让水坝扩建至原有的四倍大。就让历史及槟州的选民在来届大选中决定,槟州政府的领导与决策对错与否。阿都拉曼达兰说,州政府委实不该交换其资产,以便减少债务或解决财务不敷应用的问题。

 

我谨此予以阿都拉曼七点回覆。第一,水供债务是前朝政府欠下的,唯有把那些债务转回给国阵联邦政府才公平。第二,联邦政府并不是免费接管债务的,而是交换了槟州供水机构的水资产,目前这已是联邦政府的资产。

 

第三,水供重组协议、接管水债务和交出水资产这些事情不只是槟城在做,其它7个由国阵治理的州属也在做。只是这7个国阵治理的州属,其债务并没有像槟城般降至90%,也没有定期缴付贷款,难道这不是财务管理的问题吗?

 

 

第四、水供重组协议是属于全国性质的,槟前朝国阵政府在2008年之前在此协议下,交出了属于槟州的权益。国会2005年修订第9章联邦宪法,当中,赋予了中央政府供水服务及管理的权力。换句话来说,是槟州前国阵政府拱手将州的权利让渡给国阵联邦政府。

 

第五、对于阿都拉曼最重要的是,槟州政府是2016年底全马唯一没有拖欠债务的州属,这与彭亨及吉打分所拖欠的债务10亿8700万令吉及10亿28亿令吉成了强烈的对比。槟州供水机构一直都准时缴交年租。

 

槟州政府及槟州供水机构在没有联邦政府的协助下,都能准时偿还债务,不像其他州属一样。这在在证明了我们拥有良好的财务管理能力。从2008年以来,我们年年录得财政盈余,同时债务于2016年年底时降低90%至6500万令吉,并一直保持这个巴仙率。

 

第六,槟州政府在重组的协议下,获得12亿令吉的拨款来扩充孟光水坝至原有的四倍。我们的目的是要确保州内水供充足。而令我们的感到骄傲的是,槟州是全国史上未曾配水的州属。

 

第七,我们为了人民的福祉而将开销大幅提高三倍,但槟州的预算案还是有办法获得盈余。反之,联邦政府的预算案已经连续18年赤字。阿都拉曼指槟州政府通过卖地来应付大幅增高的开销,这是错误的指控。

 

槟州政府并没有拥有很多的土地,迄今仅出售了106亩的土地,收入用来支付可负担房屋计划。相较之下,槟前朝国阵政府售出了比现任政府多出36倍的土地,但收入却远低,原因是我们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

 

阿都拉曼如此嫉妒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槟城减少债务以及没有拖欠债务的成就是联邦政府学不来的?联邦政府的债务可是在五年内增加了1470亿令吉,从2012年的5016亿令吉增加到2016年6485亿令吉呢。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