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都拉曼达兰是如此嫉妒槟州政府的成就,槟城是全马唯一没有拖欠债务的州属,而他还想领功,说是联邦政府在减少槟城债务方面负起责任。

 

拿督阿都拉曼达兰根本没有资格成为首相署部长,不只因为他之前挑战要和我辩论后退缩,现在展现了他如此嫉妒槟州政府的财务表现,槟城是全马唯一没有拖欠债务的州属,而他还想领功,说是联邦政府在减少槟城债务方面负起责任。

 

阿都拉曼如此嫉妒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槟城减少债务以及没有拖欠债务的成就是联邦政府学不来的?联邦政府的债务五年内增加了1470亿令吉,从2012年的5016亿令吉增加到2016年6485亿令吉。联邦政府的债务如果还加上联邦政府的担保或支持信这些或有债务,可能已经超过8000亿令吉。

 

比起同一个时期,槟城州政府的债务在2016年底减少了90%至650万令吉,全国欠债最少的州属。彭亨州欠债最多达30亿令吉,沙巴及砂拉越达26亿令吉、吉打23亿令吉、吉兰丹14亿令吉,他们成了债台高筑的前五名州属。

 

阿都拉曼甚至要槟州政府取消2011年签署的水供重组协议。阿都拉曼说债务减少的原因是因为联邦政府把6亿5524万令吉的债务转成45年租约转租给槟州控股水务机构。供水机构每年缴付年租1456万令吉。

 

阿都拉曼忘记了五个他刻意不提也没有提过的重点。第一,水供债务是前朝政府欠下的,唯有把那些债务转回给国阵联邦政府才公平。第二,联邦政府并不是免费接管债务的,而是交换了槟州控股水务机构的水资产,目前是联邦政府的资产。

 

第三,水供重组协议、接管水债务和交出水资产这些事情不只是槟城在做,其它州属也在做。第四、水供重组协议包括交出2008年之前联邦政府在槟州的权利。国会2005年修订第9章联邦宪法,赋予中央政府供水服务及管理州属供水和服务的收入的权力,却将供水操作留给各州属。

 

第五、对于阿都拉曼最重要的是,槟州政府是2016年底全马唯一没有拖欠债务的州属,这与彭亨及吉打分所拖欠的债务10亿8700万令吉及10亿28亿令吉成了强烈的对比。槟州控股水务机构一直都准时缴交年租。

 

 

 

槟州政府和槟州控股水务机构虽然准时缴交债务,却没有获得联邦政府的帮助,很明显的不像其他州属,我们有钱还欠是因为我们自2008年开始便有良好的盈余记录。

 

阿都拉曼不应该因为纯粹的政治妒忌那么幼稚及发脾气,叫我们取消水供重组协议,除非他愿意担保联邦政府可以回到上述五个重点。

 

联邦政府是否会取消所有州属的水供重组协议、归还联邦政府从各州接管的水资产、以及推动修宪让国会及各州政府都取消2005年的联邦宪法修正案,将“供水及服务”权力,还回给各州属?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