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魏家祥已经“转口风”,不再指控63亿令吉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有涉嫌贪污,只是指责为何槟州政府只列明中国铁建是该计划主要承包商而不是股东,那么大马反贪会到底还在调查什么呢?

既然在首相署内的马华部长魏家祥已经“转口风”,不再指控63亿令吉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有涉嫌贪污,只是指责为何槟州政府只列明中国铁建是该计划主要承包商而不是股东,那么大马反贪会到底还在调查什么呢?魏家祥如今只是声称槟州政府并无法清楚说明,为何误导将中国铁建列入股东,以将此计划的缴足资本提高到45亿令吉。

 

如果魏家祥主要关注的只是上述指责,那么足见国阵媒体引述反贪会消息来源爆料指控州政府领袖在此计划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的新闻都是假新闻。要知道该项计划的发标是经过透明的公开招标程序完成。很明显,槟州政府已经成为国阵与反贪会计划性政治猎杀行动的受害者,目的就是要在第14届大选来临之际破坏州政府的形象。

 

因此,槟州政府绝不轻易让国阵政府的政治猎巫行动欺凌,也绝不会向恐吓、假新闻及滥权的肮脏手段低头,绝不让他们破坏这项疏散槟城交通的大蓝图计划。这项计划是槟州招标委员会透过公开招标发标出去,因此,槟州无所隐藏,无所畏惧。更需谨记的是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法由槟州州秘书为主席,其委员会成员都是州政府的高级官员。首席部长与行政议员依法是不被允许在槟州招标委员会内。

 

在回应魏家祥之前,得需要魏家祥先解释为何他谎称州政府所签署的合约因为只签署一页,没有妥善盖印花税,还谎称因为没有盖印花税,所以中国铁建签署要致力完成该项计划的合约不具法律效用。另外,在反贪会调查该项计划之际,魏家祥却将槟州州秘书拖下政治恶斗浑水,是否有欠公平。魏家祥又再假装不知槟州政府的高级官员也是在联邦政府管辖之下。

 

因此,魏家祥才存心拒绝对他的谎言道歉,他竟然可以公然谎称合约没盖印花税及因为没有盖印花税,所以中国铁建签署要致力完成该项计划的合约不具法律效用。有鉴于此,如今,魏家祥反而急于将中国铁建排除在外,因为中国铁建确实在20131029日州政府与Zenith合资财团签署合约时,列明在主要合约内。中国铁建甚至已经发言证实他们是该计划的主要承包商,而且还被魏家祥自己在《星报》上引用呢!

 

换句话说,这是“三方协议”的一种形式,州政府与Zenith团是股东,中国铁建则是主要承包商。而且,为了绑定中国铁建作为该计划的主要承包商,中国铁建还另外在合约内附加承诺要致力成功完成该计划,这可是双重保障。绑定中国铁建作为主要承包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措举,因为不只可以确保在完成该计划时财务无虞,更能确保这项需要极度高超技术与专精专业的大工程成功实现。

 

为了让公众更轻易了解在签署这项计划时,在法律上全盘是有一家缴足资本45亿令吉的大企业做后盾,并承诺确保该计划成功落实,难道也有错?就好像当我们一直抨击1MDB丑闻的时候采取沈略的说法,除了抨击大马一号官员获捐赠的26亿令吉之外,我们也只专注抨击刘特佐获得了10亿美元,但这说法也不全然精确,因为这笔从1MDB所行骗得来的10亿美元不止刘特佐牟利,其他人士也有分赃,包括首相的继子。

魏家祥肯定还是会巧言令色地纠缠不休指控州政府在该计划上误导公众,但若然魏家祥的用意只是专注在纠缠着州政府为何没有强调“中国铁建不是股东,只是主要承包商”这项课题而已。既然如此,我倒要问在这项计划上“槟州政府的领袖到底是在哪里牵涉贪污了?

林冠英

By | 2018-01-31T14:58:36+00:00 January 31st, 2018|Media Statements|Comments Off on 既然魏家祥已经“转口风”,不再指控63亿令吉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有涉嫌贪污,只是指责为何槟州政府只列明中国铁建是该计划主要承包商而不是股东,那么大马反贪会到底还在调查什么呢?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