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新加坡财政部长王瑞杰在本月19日公布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公布,新国将在2021年至2015年之间,将消费税从原本的7%调涨至9%。新加坡在执行消费税制度初期,只征收3%的消费税。
这证明了全世界对于征收消费税,只有涨不会降的趋势。一旦开始实施征收消费税,这项税收只会逐年增长。唯一能够对抗消费税涨势的途径,就只有废除消费税制度。这也是希望联盟矢志必行的,若在来届大选获得中央政权后的百日内,希盟将废除消费税,改而恢复之前的销售与服务税收制度(SST)。
另一方面,国阵却继续表明,是消费税才能拯救马来西亚。很明显的,选择支持国阵,就必须接受消费税制度及其只涨不降的趋势。只有让希盟接手政权,才有废除消费税的机会。
新加坡为高收入经济国,始能承担消费税的实施。即便如此,新国在开始执行消费税初期,也因顾虑其可能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而选择以区区3%消费税作为开始。反观我国,一开始征收,就收6%消费税,此举导致国内经济混乱,人民面临生活费高涨等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6年马来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9,503美元,而新加坡却高达5万2,961美元。新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我国高5.6倍,如此高收入,才能够承担消费税的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小本生意及穷苦百姓,面临的窘境甚于新国。
MYDIN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迈丁透露,控制马来西亚50 %的杂货市场的霸市及超市发现:因为人民没钱,杂货市场面对负成长率。虽然201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取得5.9 % 的成长,但零售额因物价高涨的因素反而更低。MYDIN 指出,金马仑的包菜,在过去的5年涨了29%;黑鲳鱼涨了19.5%;美极牌的辣椒酱,也涨了38.8 %,雄鸡标的沙丁鱼则涨了30.6 %。
低收入的经济加上消费税的实施,促成了通膨及更高的生活费。中下层的马来西亚人发现,他们相对的更穷了,因为他们实际薪金的增长永远追不上通膨率或是国内生产总值的成长率。
当马哈迪医生还是首相时,他拒绝在马来西亚面对经济危机时实施施消费税。因为他知道,消费税对穷苦人民及小本生意者带来的负面效应。目前的国阵政府,只懂得关心如何填补金融丑闻造成的大洞,尤其是520亿令吉的一马丑闻。

林冠英

By | 2018-02-20T11:48:02+00:00 February 20th, 2018|Media Statements|Comments Off on 新加坡建议将消费税调涨至9%,确认了全球的消费税趋势 – 除非废除,否则就只会涨、不会降。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