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根本没有资格谈论我应与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而不是总会长廖中莱辩论,因为他本身早前挑战我与他辩论之后却对自己发出的战书“缩沙”。阿都拉曼达兰牵强地以有关当局的“法律咨询”为由,成功将自己从电视辩论中打救了出来。这场电视辩论是由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沙列赛益所安排的。

这就是典型的阿都拉曼达兰。他现在欲将我父亲拉下水,以试图掩盖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不敢跟我辩论一个马来西亚及海底隧道课题的怯懦。廖总一点都不像他的前总会长蔡细历,敢敢与我公开辩论。我们不允许阿都拉曼达兰因廖中莱没胆量和我辩论,就贬低马华总会长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的职位。

 

阿都拉曼达兰须明白,辩论必须是最高领袖与最高领袖之前的同等级对决,而不是其中一方须自降身份与另一政党的第二号人物辩论。在美国总统选举辩论,皆是由总统人选对总统人选辩论,而不是其中一个总统人选与副总统人选展开辩论。也许,阿都拉曼达兰现在也自我混淆,因为他正努力为自己寻找一个可以让他上阵的议席– 自从他的哥打毛律区将由沙列赛益或者是现任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取之上阵。

 

若阿都拉曼达兰对他的计算法如此有信心,认为槟城的海底隧道将会面临205亿令吉的亏损,那他就更应该说服廖中莱跟我辩论,并让廖中莱使用这些他所提供的“子弹”。很明显的,廖中莱清楚知道,这所谓的205亿令吉的亏损是一个“空包弹”,因为它不过是另一个国阵谎言。

 

阿都拉曼是否可以解释一马发展公司的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TRX)土地丑闻?

 

廖中莱不愿意冒险和我辨论,因为他害怕我们用一马发展机构丑闻来做比较。一开始阿都拉曼应该给廖中莱一点贴士,解释槟州政府怎样以高出市价三倍的价格出售关仔角一带的土地,不像国阵联邦政府,竟然以低于市价42倍的价格,出售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给一马公司?阿都拉曼要怎样解释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土地丑闻?

 

一马公司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购买了位于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的吉隆坡黄金地段 ,价格是每平方尺64令吉,当时2010年的市价是每平方尺2700令吉。在当时市值82亿令吉的情况下,这项交易的成交价是1亿9400万令吉,一马公司以低于市价42倍的价格购得。这可说是一马公司不成文地获得了等 值于80亿令吉的“好处”,但是反贪污委员会并没有采取行动。

 

每平方尺64令吉到底多便宜?这可以从一马公司以每平方尺2773令吉的价格,只出售了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1.56英亩的土地给朝圣基金局,便获得1亿8850万令吉可以看出。换句话说,一马公司实际上只是通过出售敦拉萨国际贸易金融中心70英亩土地当中的1.56英亩,便赚回了它的投资额1亿9400万令吉!

 

在朝圣基金局这宗买卖,一马公司牺牲其它政府机构的利益,赚取巨额利润,一次性赚回它1亿9400万令吉的土地收购价。不像槟城政府在关仔角以每平方尺1300令吉的价值进行土地交换,以兴建海底隧道和三条高速公路,这比政府估价每平方尺457令吉高出三倍。

 

槟州政府公开透明,因为海底隧道及三条高速公路工程合约是通过公开招标颁布的,不像一马公司。国阵或马华都不敢明讲,究竟是哪一位槟州领袖,在上述工程中收取数千万令吉的回扣。

 

反之,希望联盟公开点名刘特佐及马来西亚一号官员就是一马公司的受惠者。证据就是,价值10亿令吉的超级游艇《平静号》在巴厘被充公,并获美国司法部证实是由一马公司买单,以及26亿令吉是存入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私人户口。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