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国阵不用老老实实认真工作,就能够以谎言、贿赂、恐惧、憎恨以及威胁来赢得选举,那么,马来西亚的前景实在堪忧,因为我们的未来将会被贪污腐败、朋党以及那群消费税的支持者所偷走。为了下届大选的胜利,巫统领袖无所不用其极,不惜煽动宗教与种族间的仇恨,甚至标签“行动党华人如此种族主义的绰号。

过去,巫统在攻击行动党时并未加上华人的字眼,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如此政治种族化,也等于间接地攻击华人社群。民主行动党从未在攻击巫统时称对方为巫统马来人或称伊斯兰党为伊党穆斯林。为什么他们在批评责备时,要把整个族群连接在一起来获取政治分数呢?

国阵做出如此邪恶的攻击,其背后隐藏的是他们对下届大选的担忧,害怕失去掌握在手中的政权。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发出如此充满憎恨与恐惧的极端主义喊话者,竟是我们的首相,

如果反对党获胜……马来人的特权,即作为这片土地的祖先,将会从一个高尚及自由的民族,变成被人踩在脚底,利益遭到出卖。马来人从此将变成流浪者,被诅咒与鄙视,然后在自己的国土家园中变成孬种,让人瞧不起,

这根本是首相公然在说谎。希望联盟如果胜出,没有一个马来西亚人或是马来人,会变成孬种。反而,马来西亚人将会有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一个没有贪污腐败、朋党主义以及消费税的未来。希望联盟的立场是消费税应当取消,因为它增加了人民的负担,叫大家苦不堪言。而联邦却预计从这获取400亿令吉,这意味着,人民的口袋里将少了400亿令吉可以花

2015年以来,槟州共缴交了55亿6120万令吉的消费税,如果国阵联邦政府依然固执地拒绝取消消费税,那替代方案就是将现有的政府换下来。 但与此同时,联邦政府也应将各州所取得的消费税,归还部分给各州,因为这造成了百姓的负担,毕竟钱都是从人民口袋中取来的。

槟州共缴交了55亿6120万令吉的消费税,换句话说,人民少了55亿6120万令吉可花。要求联邦政府归还50%给槟州,让这笔钱减轻槟城人的负担有什么问题?在澳洲,政府在各州征收的消费税,是100%还给各州的。

同样的,首相宣称我反对扩建槟城国际机场,将目前650万乘客流量,提升到1200万(2018年财政预算案所宣布)是不正确及没有事实根据的。我已经在较早前感谢首相的及时雨,因为槟城国际机场在2016年的乘客流量已达670万人,而今年预计将会创下710万人。扩建机场,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首相是否可以提出证据,证明我反对或在国会中投票否决扩建槟城国际机场计划?在之前的国会,我仅是投票反对国内贸易及工业提升油价,并没有反对任何提升槟城国际机场的计划。

最后,首相及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也针对我在槟州史上最严重的水灾发生时向联邦政府求救一事,奚落嘲笑我。事缘我在115日凌晨330分,在向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求助后,于脸书上直播,通知水灾灾民,援助正从四面八方而来,请大家坚持忍耐,不要放弃。

希山慕丁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我向副首相求助后,军队就全面动员。须知的是,军队并不归州政府管辖,只听取联邦政府的命令。我非常感激副首相在凌晨330分起床接我的电话,并指示军队全力救灾。

当时州政府正竭尽所能,包括低声下气向联邦政府及副首相求救,要求派遣军队协助救灾。我希望将来如果有任何需求,首相和希山慕丁也可以在凌晨330分,起床接我的电话。如果求助是错误及可耻的,那我愿意接受惩处及羞辱。不过未来若再发生紧急事故,我也一样会做出同样的事来拯救人民。

每个政党都想赢得选举,但是光荣且老实地赢得胜利对于我们国家的未来是重要的。我们不能不惜任何代价取得胜利——牺牲原则和荣誉,也牺牲真理和国家道德基础,否则,我们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这个擅长分裂和不真实的政治大师有什么两样。我们的首相一度还拼命想和他拉关系,现在却谴责他。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