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竞选宣言打着“承认统考”旗帜,让全国华社误以为等了60多年,华社的春天就要来时,实际上国阵的竞选宣言里并没有“承认”统考,国阵仅写明“可以考虑”,意味着承认统考这最后一里路,即使是国阵在大选狂胜,华社也得慢慢等!

国阵企图混淆华社,新瓶装旧酒,把承认统考文凭纳入宣言,然后透过马华民政将”可以考虑”的字眼广传成“承认”统考,去骗没有详细阅读国阵原版竞选宣言的市民。

从新闻报导得悉此消息后,我还真的以为国阵会像希联一样在竞选宣言中公布承认统,后来翻看国文版的原版稿,才知道连我也差点被国阵骗了。

在承认统考一事上,2018年《希联宣言》的国语版本所用的字眼为”mengiktiraf” 而国阵则使用”boleh dipertimbangkan”, 显然,国阵所谓的承认统考文凭是处于”可以考虑”的阶段,无法给于和希联一样笃定的承诺。希联甚至清楚列明,独中生只须要在大马教育文凭中单考马来文科,并考获优等,就可持统考文凭申请政府大学,以及申请政府部门的工作职位。

说穿了,这只不过是国阵的权宜之计,透过玩弄术语来蒙骗华社,以在来届大选中捞取华裔选票,并以为能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当华社质疑宣言时,马华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魏家祥跳出来说“不要纠结于字眼”,他说”可以考虑”就是”会接受”。这明明是两个不同意境,他怎么可以掩耳盗铃、咬文嚼字、自欺欺人呢?

不要忘记,首相纳吉曾3度答应要在槟城建轻快铁,到今天,答应(Janji)的事都可以落空,更何况是苍白无力的“会考虑”(boleh dipertimbangkan)呢?

马华忘记了他们当了政府当了几十年,张盛闻竟然“欣慰”统考纳入国阵竞选宣言,最后一里路走了几年都没走到,他不感到羞愧也罢,竟还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这就是我们所要的代表华社的领袖?有实权的话,不用等竞选宣言,在内阁会议上就可以获批。

反观民主行动党在敦马及慕尤丁才加入希联不久,就成功说服他俩以单考SPM 国语的简单条件,接受承认独中统考,证明行动党及希联比马华民政更能做好本份,为独中生争取国民应有的基本权益。

还记得当敦马哈迪及慕尤丁宣布加入希盟后,马华民政一介领袖才迫不及待跳出来,声称他俩当年身在国阵时,是何其对华教不利等,如今希联却与这两人结盟。试问,现在国阵没有了敦马及慕尤丁这两大绊脚石之后,不是可以立刻宣布国阵承认独中统考了吗?怎么到了今天依然没有承认,反而停留在”可以考虑”的关卡呢?

我同时希望在新闻线上的媒体,下笔前谨慎对照中巫版文稿,以避免不小心被这些人骗,进而误导广大的读者,完全丧失公信力,就得不偿失了。

国阵在延续他们欺骗华社的传统,国阵说的“考虑承认”独中统考,是变相的最后一里路,也就是说,承认统考依然遥遥无期。

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