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校事务协调委员会主席章瑛行政议员于2017年8月30日在乔治市发表的文告

 

针对槟州教育局总监沙阿里指州政府没有致函申请进入学校一事,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国阵政府的政治伎俩,利用繁文缛节来刁难州政府,不让民选的首长进入学校视察和拨款帮助学校。

 

国阵政府政策腐败而无法提供充足的款项来提升华校的基建,为什么还要以批准信函为挡箭牌,阻挡槟州协助华校、拨款一万令吉给双溪里武华小?

 

州政府绝对理解基于保安因素,所有到访学校的组织必须提前申请批准,但是,槟州政府早已在5天前联络校方,以让校方能够有充足的时间安排槟州首席部长等人的探访事宜,为何教育局非得在最后一分钟才以没有呈上信函为由,拒绝让我们进校?

 

州政府是在8月21日,早上8时半左右通知校长。当时,校长也给予全力配合,并于翌日即22日呈上董事、家协及校友会等人的出席者名单,而董事长伍铭陞也证实校方已准备好迎接首长一行人的布条和糕点,同时也安排村民和家长出席与会。因此,贸然造访学校,让学校手忙脚乱之说并不成立。

 

反之,手忙脚乱的是州政府,因为就在一切安排妥当后,州政府才于探访前一晚即8时左右接到校方通知指教育局不允许首长等人进入学校。如果不是受到政治的压力,校方又怎么会临时刹车?

 

第二,州政府是直接与校长苏爱华联络,讯息直接上达学校行政处,而且也获得校长的回应,提供有关董事、家协及校友会等人出席的名单,因此,绝无沟通失良而导致申请没有传至教育局一事。

 

其实,我曾在2013年尾率领金镇社的专业人士到学校视察,当时,校方也给予配合,让一班人到校了解有关更换屋顶的拨款申请。那时候,教育局并没有阻止,而这一次是因为大选已近,在政治的压力下将校门锁上?

 

我要在此强调,双溪里武华小风波不是信函的问题,国阵政府用这下三烂的借口拒绝一州之长拜访学校,是因为联邦政府没有尽本分,无法给足够的发展拨款和合时的分配,又怕州政府做得比他们多、比他们好,才用行政程序错误为理由,拒绝接受州政府的关心和拨款。

 

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可以允许政治人物巫统峇东埔区会主席将华小当成他的政治舞台,在春节到华小派红包与学生拉布条合照,却不允许民选国州议员和首席部长进入学校移交拨款,还要我们放过学校,证明他才政治化教育,不关心华教发展,只关心本身政治前途。

 

我希望国阵政府不要把教育当成政治筹码,请放过教育一马!

 

章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