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atest Posts

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8/01/13/dr-wee-questions-role-of-fashion-firm-in-penang-undersea-tunnel-project/#V3E2fLIVO0WUHvdi.99w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

Wee Ka Siong Justifying His 10 Lies With More Lies Will Not Work, Because You Can Lie To Some Of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Lie To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But You Can Not Lie To All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MCA Minister Wee Ka Siong’s desperate attempts to justify his 10 lies with more lies on the 3 main roads and tunnel project will not work, because you can lie to some of the people [...]

槟城崛起

槟城州政府在迎接戌戊旺旺年的狗年之际,要祝福大家在接下来的一年恭喜发财、身体健康、出入平安、万事胜意!   世界知名的美国股神巴菲特证实获得财富的关键因素除了生产与创新别无他法。阿里巴巴的马云也说你必须与聪明人为伍,而且还要聘请比你聪明的人。这两位商业巨子皆投资在教育及追求卓越以赢得未来。 然而,要把上述说法皆变为可能,拥有先决条件很重要。有鉴于此,槟城已经架构出一个属于全民的经济框架。为了致力于成为国际与智慧城市,槟城已经成为一个企业州与福利州,这企业州与福利州之所以能并驾齐驱是因为有以下5个顶梁柱驱使: 1.    培养科学、科技、工程与数学的STEM人才,让州内人才能及时参与全球性的工业4.0革命。 2.    建立实体设施与联络网,尤其是数码联系。 3.    致力成为清洁、绿化、安全与健康的宜居城市。 4.    采纳能干、公信、透明的CAT施政方针,带来良政与廉洁领袖。 5.    拥抱永续发展理念,以实现不只兼顾环境保护,也符合人民居住需求的栖息地。   这些愿望并没有停留在梦想阶段。槟城在不少领域已经取得惊人的成就,如今成为投资者首选的投资地,游客青睐的名胜地。还有我们州政府的财政表现不只每年取得盈余,储备翻倍,债务更减少了90%,成为全马最低债务的州属。槟城是国际透明组织在报告中唯一曾经点名称赞的大马州属。 即便这些年来我们为了槟城人的福利已经颁发了5亿现金廉政红利,体恤槟城各社会阶层,我们仍有余力达成上述种种惊人成就。我们甚至从全马最肮脏的州属转变成为不只全马也是全东协国家最清洁的城市之一!就像我们为乔治市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感到自豪,我们也为槟城是全马唯一在这12年来不曾染指一寸一毫州内森林保留地的州属而自豪。   只要秉持着良善与正直普世价值的我们能团结一致,我们绝对还能做得更多更好。槟城人不分种族与宗教,赞美歌颂多元社会,因为我们更乐于“求同”,即使有些许“存异”也不能分化我们。让我们一起攻克种种挑战,让槟城的光辉冉冉升起。   槟城崛起!   林冠英

Penang Rising Together

As we welcome the Year of The Dog, the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wishes everyone wealth, health, safe and a prosperous New Year!   The legendary American investor Warren Buffet identified productivity and innovation as the [...]

Fadillah should give options rather than do politics

I would say that there is a concerted attempt on the part of federal politicians to systematically undermine Penang's transport infrastructure. Two days ago, Works Minister Fadillah Yusof (photo below) came out with his piece of advice [...]

Tidak Ada Gunanya Membantah Berita Palsu Atau Tuduhan Palsu Baru Oleh Pemimpin BN, Seperti Wee Ka Siong Mengenai 3 Projek Lebuhraya Dan Terowong Dasar Laut, Apabila Wee Sendiri Enggan Tampil Dan Mengakui 10 Pembohongan Beliau Terhadap Kerajaan Negeri Pulau Pinang Sebelum Ini, Sebaliknya Berterusan Untuk Mensabotaj Projek BerKepentingan Awam Bagi Mengurangkan Kesesakan Lalulintas.

Kenyataan Sidang Akhbar Ketua Menteri Pulau Pinang Lim Guan Eng di Komtar, George Town pada 12.2.2018 Tidak Ada Gunanya Membantah Berita Palsu Atau Tuduhan Palsu Baru Oleh Pemimpin BN, Seperti Wee Ka Siong Mengenai 3 [...]

再反驳像魏家祥这种国阵领袖的谎言也是徒然,他们一直针对三条大道及海底隧道说谎,魏家祥不但拒绝针对他之前针对槟州政府的十大谎言负责及讲清楚,还全力破坏我们缓解交通阻塞的利民工作。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2月12日在乔治市发表声明: 再反驳像魏家祥这种国阵领袖的谎言也是徒然,他们一直针对三条大道及海底隧道说谎,魏家祥不但拒绝针对他之前针对槟州政府的十大谎言负责及讲清楚,还全力破坏我们缓解交通阻塞的利民工作。   再反驳像魏家祥这种国阵领袖的谎言也是徒然,他们一直针对三条大道及海底隧道说谎,魏家祥不但拒绝针对他之前针对槟州政府的十大谎言负责及讲清楚,而且全力破坏我们缓解交通阻塞的利民工作。 国阵和魏家祥目前无法证明的谎言如下:  1.    当中有贪污,州政府领袖涉及收取数千万令吉的回扣; 2.    国阵领袖或魏家祥都不是要破坏这项计划,廖中莱向中国铁建索取资料没有牵涉滥权,更没有“公报私仇”以官职谋取政治利益; 3.    谎称我说过中国铁建是Zenith Consortium的股东; 4.    不理会我说中国铁建是承包商,而一直影射是一家服装公司兴建三条道路及海底隧道的工程; 5.    污蔑是州政府领袖在颁发合约给Zenith的角色, 事实是公开招标委员所会是由州秘书领导及包括其他政府高级官员所组成。他也拒绝回答为什么东海岸铁路550亿令吉的合约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颁发,反贪委却没有调查; 6.    他企图将槟州秘书扯进政治恶斗中,谎称Zenith在透过公开招标获标时,缴足资本没有达到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标准; 7.    谎称合约没有印花,特别是主要承包商的合法意向书; 8.   谎称承包商为确保工程竣工而附加的意向书没有法律效用,因为那只是主体合约的附加文件; 9.    谎称中国铁建是唯一的顾问; 10. 谎称州政府已经付款给海底隧道的承包商   州政府在回答国阵媒体针对三条高速公路及海底隧道的一系列公共审问时,一直都保持公开及透明的态度。不像国阵政府在一马机构丑闻及东海岸铁路一贯保持沉默。魏家祥在玩肮脏的游戏。魏家祥在滥用国阵对新闻及电视媒体的掌控,拒绝针对上述十大谎言做出解释。他这种一再用新谎言来掩盖上一个谎言的肮脏游戏,我再也不奉陪。 我很惊讶,魏家祥竟是承包商中国铁建提供资料的当事人,就连州政府也不知道。魏家祥甚至说他知道Zenith缴付中国铁建多少钱,这让人质疑他的资料来源。像廖中莱及魏家祥这些马华领袖,演到好像他们是中国铁建的代言人,忘了他们做为马来西亚部长的角色 。这也证明了我们两个争论点: 第一,槟州政府领袖被指收取上千万令吉的回扣及贪污在那里?现在马华领袖又转口风,紧咬“中国铁建是承包商还是股东”不放,或是Zenith已经缴付中国铁建多少钱。Zenith缴付多少钱给中国铁建,这得要Zenith亲自回答。当这项工程是通过公开招标颁布时,魏家祥可不可以证明贪污,或进一步解释大马反贪委会在调查什么?   第二,这也让人怀疑,交通部长廖中莱是不是滥权,施压中国铁建透露资料,虽然廖中莱不是合约的签约人之一,合约涉及槟州政府、Zenith Consortium 及中国铁建。廖中来没有权利与中国铁建谈话, 但是看起来中国铁建可以与马华领袖建立关系,而不是与州政府。   中国铁建如今面对的局面与Zenith Consortium主要人物几乎一样,特别是后者被反贪会扣留的高层。但Zenith之前从没被如此公开接洽过。再说,我们可以理解那些筑路及建造海底隧道的人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因此而被扣留。很明显地,Zenith已经被反贪会扣留所震慑。 如果中国铁建因此退出海底隧道,不再担任主要承包商,我们就可以知道谁在破坏此计划。槟州政府保留我们的法律追溯权,确保承包商履行合约。国阵及马华领袖如此搞破坏,槟州人民得到什么?交通阻塞问题只会更严重。国阵在位期间已经给不到任何解决方案,现任州政府提出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他们却还要将它破坏殆尽。 林冠英

No Point In Rebutting Fake News Or New False Allegations By BN Leaders, Like Wee Ka Siong On The 3 Highways And Tunnel Project, When Wee Refuses To Fully Account And Come Clean For His Previous 10 Lies Against The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But Is Going All Out To Sabotage This Public-Interest Project To Alleviate Traffic Congestion?

Press Conference Statement By Penang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 In Komtar, George Town On 12.2.2018 No Point In Rebutting Fake News Or New False Allegations By BN Leaders, Like Wee Ka Siong On The [...]

What’s so wasteful about the Penang tunnel project?

Surely, Prime Minister Najib Razak (in accusing Penang of scandals), cannot be suffering from amnesia to have completely forgotten about his own government's mammoth scandals like the 1MDB, the East Coast Rail Link (ECRL) and the Felda land scandal, to a name [...]

The trouble with the call for Hindu New Year holiday

Do Indians in Malaysia need an extra religious holiday? If there is need, should not there be wider consultation before a suitable date could be determined? It is strange that the largest segment in the [...]

Local Government Ministry once spent RM5.049 million to install 32 CCTV cameras in Penang Island, making it RM157,800 per camera!

Yesterday I was asked by the media to comment on a question made by a Penang MCA leader that the CCTV cameras installed by Penang Island City Council cost RM59,707 per unit and that it [...]

马华公会与魏家祥是政治惯性骗子,当他们所谓“实质证据”被发现原来只是“弄虚作假”,就无耻的从这个谎言跳到另一个谎言,目的就是要破坏疏通槟城交通的海底隧道与3条大道计划。

马华公会与马华部长魏家祥是政治惯性骗子,当他们所谓“实质证据”被发现原来只是“弄虚作假”,就无耻的从这个谎言跳到另一个谎言,目的就是要破坏疏通槟城交通的海底隧道与3条大道计划。自从州政府力证没有为海底隧道缴付承包商一分钱或一寸地,成功戳破魏家祥与马华领袖指控州政府为海底隧道缴付费用的谎言之后,我们已经见识魏家祥与马华领袖从一个谎言跳到另一个谎言。   魏家祥在没有出示实质证据支持其之前谎言之下,魏家祥接着跳至影射为何作为投资者之一的服装公司Vertice可以有能力兴建海底隧道。事实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是作为总承包商的中国铁建。接着再还没有交代他毫无根据的胡乱指控之下,魏家祥又无耻的跳到另一个谎言指称中国铁建所签署的承诺书没有盖印花税章。   魏家社甚至怀疑Zenith Consortium是不是真的符合缴足资本3亿8100万令吉的资格,正当这是任何合资公司在参与竞标前的先决条件。槟州竞标委员会是由槟州秘书率领的,若Zenith不符合上述最低缴足资本的门槛,他绝对不会允许颁发上述合约给他们。魏家祥不愿意解释说明他们的谎言,反而在谎言被戳破、真相大白的时候,落荒而逃!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其实已经滥用他身为交通部长的职权,与中国铁建会谈,突然代表中国铁建发表声明,确定中国铁建是主要承包商,而不是股东。为什么廖中莱利用公职“公报私仇”,忘了他身为部长却变成中国铁建的发言人?反之,廖中莱的声明进一步证实州政府的声明,就是中国铁建是特别项目公司(SPV)的主要承包商。只有魏家祥一直咬着不放,硬说中国铁建是特别项目公司的股东。我不是魏家祥,我没有逃避问题,而是直接面对魏家祥的指控。 昨日魏家祥出示志期2013年3月16至31日槟城州政府所拥有的出版刊物《珍珠快讯》企图要证明我有说中国铁建是股东如下:“州政府把上述工程合约颁布给由本地Zenith营建公司、中国铁建集团、北京城建集团、Sri Tinggi有限公司及Juteras有限公司组成的特殊功能公司” 我在2013年3月并没有说过中国铁建是股东。当时,代表律师还没为州政府、获颁工程的Zenith公司及总承包商中国铁建的三方合约还没敲定。一切都得在2013年10月6日签署及在2013年10月29日盖印花税章之后方才有法律地位。比较我在3月所说,仍需看回2013年10月29日盖印花税章之后合约第8.5条款所列名: 第8.5条款,代表权与保障 "Zenith Construction 私人有限公司已经确保与中国铁建独资拥有的中国铁建大马私人有限公司合资(如今称为中国铁建大马有限公司)以作为该计划的施工与执行工作的企业。他们组成的合资企业在整个项目进行期间必须确保继续运作;”  我在2013年10月签署合约之前于当年3月所说的是指参与方的合资。至于是何种形式的合资 ,则一切已经在2013年10月签署盖印花税之后的合约合法生效内容列明。在这份合法合约中,清楚志明中国铁建乃是总承包商。在2013年10月前到底说了什么皆做不了准,一切皆以2013年10月的合法生效合约为准。 这就产生了一个疑问,如果魏家祥真的发现当中有矛盾,为何魏家祥要等到5年后才来质问这件事?可见,这显然这并没有产生矛盾。因为若我是在2013年10月合约签署之后才称中国铁建是股东而不是总承包商才会产生矛盾。 最后,承包商还是股东的用词争议,不等于贪污。魏家祥能否解释整项海底隧道及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哪里有贪污?或者魏家祥能不能证明槟州政府领袖如何在这项工程收取上千万令吉的回扣?魏家祥必须解释哪里有贪污,才能摒除人们对反贪委员会调查工作双重标准、 进行政治迫害的负面印象, 否则人民肯定认为国阵滥用亲国阵媒体诋毁槟州政治领袖。 无论国阵是否可以成功阻碍三条大道及海底隧道的计划,将取决于Zenith或中国铁建是否可以承受得住反贪污委员会调查的压力、以及国阵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新闻。问题是,如果马华或国阵成功地破坏了这项两岸三通的计划,他们有什么替代方案可以缓解槟城的交通阻塞问题? 林冠英